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漫威铁虫女孩

【授翻铁虫】正确的爱 第一章 02

最近家里事情不少,我也犯懒了不少_(:з」∠)_ 生子文这一天就更,我保证!!!

然后这次的更新还是走微博链接石墨链接,大家有意见请温柔提出,毕竟我就是个文盲(。


最后还是祝大家阅读愉快!


【授权翻译】正确的爱 (第一章 01)

     Right Love

      正确的爱

                                   

     原作者: Narryfavoritejiall

简介:

不过,回头想想,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名男孩在一起,一个年幼到一日三餐仍要去吃Lucky Charms*,却足够成熟到能进行口♩交,并乐于被♩操的十四岁男孩。

 这是一个争议,这真的是。

贴士:

这篇里没到法定年龄但绝对是两厢情愿的。所以如果你看本文不得劲,千万别读。

英语不是我的母语,对任何错误感到抱歉。这个故事可能让人有点迷惑,因为时间并不是单一线性的,对不起!希望你们喜欢:)

原文链接石墨链接长微博链接,授权截图如下

译者:没啥好说的,我又开坑了(。这篇有少量童车描写,不喜勿入。

  主要预警都在作者的贴士里说了,因为不想找敏感词了所以继续走链接。

以及这篇没BETA,没反复检查,有任何错误请温柔指出,谢谢支持。

最后还是祝大家阅读愉快!

一夜好孕(生子文,5)

这章稍微有一点点恐怖的情节,大家慎入啊,总体来说还是大人吓唬小孩的言辞,不需要当真^ ^

当然这次还是走石墨链接长微博,我实在懒得找敏感词啦。

最后还是祝大家阅读愉快!

【铁虫】记梗

这个是彗星来的那一夜和完美陌生人,以及微量的恐怖游轮的AU交叉梗,简略的剧情差不多是这样,欢迎大家和我一起讨论聊梗。我是真喜欢这个梗:

铁虫是一对甜蜜的新婚夫妇。有一天,复联的几个好朋友一起去相约去队长冬兵的家里聚餐,然后期间在饭桌上玩了这么个游戏。手机全部放在桌面上,所有短信和电话必须公开,看看这能曝光出什么秘密来。

因为公开电话导致所有隐私都被曝光了,而铁人其实私下里和提议玩这个游戏的那位主人暗通款曲。而那位主人则正因为出轨对象就在餐桌上,所以不担心自己的私情被曝光,就提议玩这个窥探隐私的小游戏。

可是从游戏一开始铁人的下属小辣椒便突然打来电话。托尼刚开始始终不接,彼得也为他说话,说这个电话打来总裁就要去开会,不如不接。所以大家也没有过多的劝。

可后来电话总是不停的打来,没法子铁人只好接了,但公放的信息却是小辣椒怀孕了,他们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彼得因为这个事情大受打击,他们才刚新婚啊!他躲进厕所里一个人崩溃的吐了,然后为了逃避这个事实又从厕所气窗跑了出去。

可其实他们这天来聚会就是因为奇异博士强调过这次彗星来袭的很诡异,要大家聚在一起好防止出现什么特别事件,并且绝对不要在彗星来时乱走。

彼得因为长时间的不出现引起大家的猜忌,在打开门后发现他已经离开了。铁人被其他人劝去追回彼得,但是却发现他的定位变得若即若离,只好自己只身踏入黑暗中寻找彼得。

彼得这边却发现了个问题,他想回到皇后区自己的藏身仓库,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出黑暗。

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原来的房子里。在那里面仍是灯火通明,人们还在开心的吃饭,仿佛根本不在乎他的缺席。彼得非常愤怒,潜伏在外面的天花板细听里面的对话。

然后发现这原来是个平行世界!而这个世界的他今天则是因为临时赶进度没和托尼一起出现。

震惊之下的他开始努力的往回赶,在彗星笼罩的天空下,他走过一片片黑暗,也经过了一个个平行世界,发现了无数真相。

比如铁人除了小辣椒外,还和别人有私情。有些世界里他根本没有嫁给这个花花公子,而是和MJ在一起进行一段柏拉图的恋情。还有些世界甚至根本没有超级英雄,他和托尼关系却是最和谐的友情。

他绝望的走啊走,想要回去自己原来的世界中,后来却发现他永远不能走回去。最后天亮了,彗星也结束了。他疲累的停在一个平行世界的房子的卫生间浴缸里。

就在这时候却又进来了另一个彼得帕克,这个后进来的彼得还认为浴缸上的人是个模仿自己的超级反派,在惊愕中两人扭打了起来。

经历过平行世界的彼得不小心失手打死了那个后闯进来的自己。可就在彼得刚刚处理好自己的尸体时,第二个闯入异世界的彼得也这么出现了。

彼得别无选择,只能先发制人打晕了这个彼得,打算回来再细细处理这其中的关系。他整理了下自己,出门去迎接他的丈夫。

在他和这个托尼一起准备要回家的时候,托尼的手机铃响了。来电人却正显示的是彼得他自己。

另一边的托尼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中。他顺着彼得的定位追踪,却总是慢一步。正当他绝望的意识到等彗星结束,一切回复正常后,他就永远不可能找到彼得,也不可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正在这时,他终于捕捉到了彼得的确切信号!在他赶到后看见的最后一幕却是钢铁侠的掌心炮轰死了他的彼得。

因为这个世界的钢铁侠被急忙赶来的蜘蛛侠告知,面前的人很可能不仅只是个超级反派,更有可能是斯克鲁人的伪装。

他杀死了一个彼得帕克的克隆人,还打晕了另一个。对于外星人必须除恶务尽。

目睹了这一切的托尼不肯接受现实。所以他费尽心力找来了时间宝石,并且定位了自己原世界的坐标打算重新追溯时间。

于是一切又这么重新开始了。他们回到了那个彗星来临的那个夜晚。

一夜好孕(生子文,4)

很抱歉这次拖了这么久,亲戚终于走了,小表妹一直缠着我陪她玩简直累die,他们走后我缓了好几天才开始重新写更新(。

今天还是一样走石墨长微博链接

最后还是感谢大家对本文的喜欢和推荐,祝大家阅读愉快。

【铁虫】一夜好孕(生子文,3)

大家抱歉,这周有亲戚过来探亲,小表妹总是缠着我没时间写文就拖到了今天才更新,这次还是走链接……一个是石墨链接,还有一个是备用的长微博链接,希望不要被屏蔽(我已经懒到不想再修改敏感词了……)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

【铁虫】一夜好孕(生子文,2)

上次大家都在关心梅婶,所以这章就有梅婶的出场了。写到现在撸主才写完更新就不先查敏感词,咱们直接走链接吧……等明天我上班看看能不能摸鱼替换成放在主页里。最后还是祝大家阅读愉快!

妈呀,我刚关了电脑想看眼TAG下的更新就被小伙伴告诉我文章被屏,又打开电脑重新弄了个长微博……这次还不行就明天再说吧,我是实在熬不住了ORZZZ

【铁虫】一夜好孕(生子文,1)

作者的废话:

这章主要是彼得的视角比较多,讲述了下糟糕的起因(。从昨天发文就被大家的热度和评论淹没,不知所措,于是从昨天就开始发奋写,不过撸主是个财务狗现在比较忙,所以昨天加今天写到现在才写出这点,速度有点慢希望别介意。=。这是防止被吞的链接……总之,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本章,祝阅读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一股尴尬地沉默横亘在空空荡荡的基地中,面面相觑的三个人谁都不肯第一个出声。托尼.斯塔克很明显没从这种忽上忽下过山车般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一直用那双对他这个年龄来说有点不合时宜漂亮的焦糖🕸️色🕸️大眼睛怔怔地打量着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彼得,像是个无言以对的诘问。

 

咖啡苦涩的香气比其他任何时候都强烈,托尼无意冒犯,但他必须用双手🕸️捏🕸️起湿🕸️漉🕸️漉的布料才能避免自己大🕸️腿🕸️上的肌肤被热咖啡彻底烫伤黏连。而这样古怪的举动让现场的一切变得更微妙了,因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该🕸️死的裤子上,而不是本该紧急处理的这种……突发事件。

 

“呃,先生……”踌躇到最后还是彼得沉不住气头一个开口,因为他就是万事耐不下性子来的青少年!托尼不是想抱怨,他真的不是那种把一切过错都怪🕸️罪到孩子身上的大人,但在对待彼得这个问题上,他总是忍不住不假辞🕸️色。这当然和彼得.帕克回归后的糟糕表现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抵御着赵博士和斯塔克两个成年人面无表情的审视目光,彼得的声音越变越小,也越来越没有底气。“我是想说,或许你可以先回房里整理妥当后再来谈发生过的事,毕竟大🕸️腿🕸️上的烫伤是很疼的……”

 

海伦.赵翻了个戏剧化的白眼,用恨铁不成钢地爱怜眼神瞪着站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她似乎想说些难听的话来讽刺一下青少年的不合时宜,可还是忍住了。这女人在讽刺方面是很有胆🕸️色🕸️的,在当年对着奥创的威胁也一样是面不改色。

她随后转过脸,态度还是不出意外的冷若冰霜却又不失礼貌的耸耸肩:“你也听见彼得的话了,斯塔克。我们在他肚子鼓起来前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来详细讨论,不缺乏你打理仪容的那半个小时。”

 

一般来说,托尼是不肯屈居于与他一个屋子里任何一个人之下的。不过基于现在他在道德上百口莫辩的下风状态和混乱关系,托尼真的累得不想再去和谁争论辩解什么是非对错。所以他只是简单的站起身,用最后的一点礼貌对着海伦和彼得点点头,尽量得体地走出这片充斥着各种让他身心俱疲烦心事的会客区。

 

“或许我真该重新找个靠谱的家伙彻底规划一下这里的风水了。”托尼.斯塔克忍不住在出门前这样想到,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真的需要一点热水来好好冲刷思绪了。

 

斯塔克的暂时退场带来的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彼得单手托腮眼神痴🕸️迷又紧张地目送着男人的离去,甚至还情不自🕸️禁🕸️地朝前跟了两步,差点撞倒在他正前方的赵博士。

很明显他的迷恋完全没得到在场另一个人的支持,海伦.赵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男孩的狂热,随后也泄🕸️气般的用手指摁住了太阳🕸️穴。

 

实话实说,她在接到斯塔克打过的电话时可从没想到过自己会遇见这么棘手的状况,不仅要充当半吊子的情感调解员来解决青少年对导师的特殊迷恋,还有后续产生的变异生育问题。

这些永远都不会让人省心的讨厌的超级英雄们!

 

尽管海伦心里有一千万个不情愿,但她还是竭尽全力在彼得面前拿出她最好的态度来对待这个还是孩子就已经有了小宝宝的蜘蛛侠。

她无法不对他心软,考虑到他曾为拯救地球付出了多少努力,又将要再经历多少的艰难险阻时,就让她的心忍不住化成一片柔软的大团绒,只想抱住男孩的头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抹掉他脸上孩子气的惶恐不安。

 

“坐下吧,彼得,”她尽量保持着从未有过的温🕸️柔态度,为男孩拉开凳子,

“斯塔克还有一会才能回来。我想在他回来前,我们还有好一会需要彼此忍受。你愿意继续在继续聊聊我们在实验室时的话题吗?”

 

彼得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她的表情,似乎很惊讶于她的态度如此温🕸️柔,鉴于他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来说,男孩不得不说他得到了自己没有预想到的对待。

他轻快的坐下了,双脚不安分的蹭着地,“我想继续谈谈,博士。很高兴你还愿意继续听我说话,而不是直接打给梅。”

 

海伦的眼神温🕸️柔而坚定,她的手轻轻扶开贴在彼得额头上的小卷儿,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孩子。但是既然发生了事情我想我们就都得直面它,不是吗?我个人不觉得在一切都没有搞清楚前,就草🕸️率的通知你的婶🕸️婶是个好主意。关心则乱,一个为了孩子而歇斯底里的家长是会为了这么大的信息量而发狂的,这样事情就会变得更难解决。”

 

“谢谢你,赵博士。”彼得羞愧的低着头,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也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他接着继续道,声音变得急促起来“我知道很多人如果遇见这种情况时,都不会选择去相信一个刚成年的小孩的话。可是,我得说这一切都不是斯塔克先生的错,那天晚上他喝多了,是我鬼迷心窍一厢情愿地欺负了他……”

 

海伦的手摁上男孩的肩头,她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笑容变得有点悲伤。彼得还在继续阐述,像只喋喋不休的小狗般想把挤压在心里的真相一股脑全倒出来,

“……我扶他进了房间,斯塔克先生在卫生间里吐了两回,他太开心我们终于胜利就喝了好多酒。开始我没想别的,就只是单纯的想让他脱掉衣服睡个好觉。可是,可是后来,”

 

彼得用手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地强🕸️迫自己继续,

“脱到裤子时,我就忍不住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因为我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向斯塔克先生表白,他都不会接受我的。他上次就说过只把我当儿子辈看待,并且是因为养育我很富挑战性,才激起了他也想生个宝宝好好教育成才的想🕸️法🕸️。

 

我和他说过我不介意领养孩子,可他还是拒绝了我。'我还是喜欢自己的亲🕸️生骨肉,帕克先生。'这是他的原话!他一点儿也不喜欢我,或者是男人……”

说到这里,彼得忍不住发出了有点悲伤的呜呜喉音。这一点也不男子汉,但他忍不住。

 

海伦安慰的搂住了小男孩的肩,把他虚抱入怀,等待彼得的心情平静下来。

彼得陷入了自己惨遭拒绝的糟糕回忆中,“因为蜘蛛基因的作用,我的感官变得超级敏锐,在上次死亡前对抗宝石的力量时就格外痛苦。那种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我很珍惜可以复活的机会,也不想再留下什么遗憾。

 

可斯塔克先生却永远不会是我的,我就忍不住在那一刻动了歪心思,用,用不适当的方式🕸️亲🕸️吻了他的嘴唇。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斯塔克先生的性格实在是太……”

彼得犹豫了,他很明显在自己匮乏的词汇库努力寻找到一个比较褒义的词语来试图形容斯塔克的风🕸️流好🕸️色,海伦知道她此刻不该偷笑的,但她就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男孩努力思考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气鼓鼓的小青蛙,海伦看着这样的男孩,很难想象如果他的婶婶知道这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会如何的痛🕸️心🕸️疾🕸️首。

 

“不羁,随性,他一点也不在意我到底是谁就干了那事。我当时还觉得挺幸运,可以初🕸️吻🕸️和初🕸️夜🕸️都这么顺利的和自己喜欢的人度过,并且一点也没网上谷歌的那么疼。

我一直都是个男孩,蜘蛛基因的变异方向一直都是让我变得更加有男性魅力,我的磅数,肌肉,和力量都是呈指数增长的。我从没想过它还会对繁殖能力进行异化,我是说,它只是一只蜘蛛而不是蟑螂,蜘蛛一直都是两性繁殖的生物,我查过资料的!真的!

 

而现在我们两个的人生都要因为我当时的愚🕸️蠢🕸️想🕸️法被彻底毁掉。我会成为被所有人都放在嘴边议论的‘二十一世纪的莱🕸️温🕸️斯基’,斯塔克先生则会被人认为他也同样沾染了七十年代大多数导🕸️演的恶🕸️习,哪怕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即使错误完全都在我身上,他不是个侵略者,也不是那种让人不齿的人。”

彼得最后的那个词说的含🕸️含🕸️糊🕸️糊,不过海伦能明白他的意思。惶恐的男孩实在是太自责了,他根本没想到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的简单一🕸️夜🕸️情怎么能引发这么多的后续问题。

 

也没想过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烂醉如泥的话,那么他百分之百是无🕸️法成功勃🕸️起🕸️的,斯塔克根本就没他描述的那么无辜!不过这是满了合法饮酒年龄的成年人才会了解到的事实,彼得这样的乖宝宝被骗一点都不意外。

他现在根本处理不了这么棘手的问题,也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只好把一切责任都尽量推在自己身上。海伦根本无🕸️法再义正言辞地指责一个这样肯于承担责任的男孩,事实上看他现在对待事态的悲观态度,她真的怀疑如果再有谁说出什么负面的话,只会把男孩逼🕸️上一条做傻事的不归路。

 

这就是和名人🕸️上🕸️床的后果,海伦决定在这件事结束后也得记得提醒自己这点。这就是和名人🕸️上🕸️床的后果,海伦决定在这件事结束后也得记得提醒自己这点。

 

可是,这确实也有可能就是真相。该🕸️死,斯塔克在这方面的信用完全不值得信任,他完全有🕸可能对彼得也点什么心思可犹豫着不肯下手,找个相似的家伙来缓解自己邪🕸️恶的欲望,结果这次刚好歪打正着被彼得碰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只能说这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性意外。完完全全由情理之中的青少年私心暗恋,和情理之中的斯塔克式放🕸️荡🕸️纵🕸️欲所组成的顺水推舟。

“其实事情还没到那么糟糕的地步,我们迟早会想出解决办🕸️法的。”海伦愣了一会,也只挤出了这句干巴巴的安慰。她从小就不是那种会说安慰人心话的,又娇🕸️又甜的亚裔小女孩。

 

不过在应对尴尬时她总是有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她启动了斯塔克放在基地里噪音最大(也是她最偏爱的那个)的吸🕸️尘机器人清理地上那一片恶🕸️心的咖啡渍。

在让人安心的巨大嘈杂声中,她走向吧台自作主张为自己倒了三指高的威士忌,放任崩溃的男孩在嗡嗡作响中掩盖住不知所措的哭声,同时对着室内监视器的位置比划出中指,“操🕸️你的,斯塔克,”她粗鲁的咒骂声也恰到好处的被噪音所淹没。

 

主啊,只有这个被乱哄哄的噪音充斥着一切的世界才值得任何人来爱。

 

 

                                                                                                       tbc

 



【铁虫】一夜好孕(生子文)

一句话简介:有时候你最想要的东西,会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

一篇无脑生子文,承接复联三结局,假定战争之后翻盘,死去的人们都回来了。里面毫无任何医学道理,完全是作者瞎编乱造(。有问题请温柔指出,祝大家阅读愉快。

楔子

托尼.斯塔克正经历着他的中年危机,他的头发比去年比要白了不少,疲态在脸上像是一块抹不去的阴影。

这个男人安静地坐在会客厅,曾经花🕸️花🕸️公子意气风发的劲头似乎已经被生活磋磨成斑斑驳驳的旧面具,他竭力支撑着自己的庄严和自尊,腰背挺直双🕸️腿也紧靠在一起。

他发白的指尖攥紧了一只丑陋的马克杯,咖啡蒸腾的香气氤氲在空气中,对托尼来说也勉强算是一种慰藉。

这是个天光晴好的上午,而他在这里是为了等待正在实验室里给彼得进行查体的海伦.赵博士出来通知彼得的体检结果。

他到底患上哪种癌症,已经发展到第几期,究竟是否要采取化疗,还是直接手术,最重要的是,这孩子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托尼从不敢认真细想这些问题,但他逼迫自己这么做。他喝了口咖啡,尝不出滚烫的液体里有什么味道,整个人都为彼得当前的事情心烦意乱。

主啊, 他还那么小!为什么所有坏事都发生在这样一个清白又天真的孩子身上呢,托尼抬起掌根压了压眼睛,不想自己表现得失态。

刨去之前那一年不算,彼得才刚刚16岁,却已经是第二次直面死亡了。托尼真恨不得以身代之,他宁愿是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也好过让彼得来一而再遭受这样的痛苦。

等待检查的时间并不太长,托尼却感觉他要被心里那股焦躁的火活活烧死在这把舒服的躺手椅上。

也正是因为他的焦躁不安,所以才被布鲁斯和赵博士毫不留情地从实验室里赶了出来——他不仅因此帮不上忙,只会碍手碍脚的添乱,也把本来还算淡定的当事人也搞得同样紧张兮兮。

又过了一会,赵博士,那个一向聪慧冷静的亚裔女人僵硬的走了出来,她秀美的脸颊上仿佛冻上了千年的冰霜。当她看到托尼时,脸上的肌肉不自觉抽动着,她没有向自己的曾经的合作伙伴友好的打招呼。

而彼得,则穿着做核磁扫描时的纸病服,看上去比他的本来年龄还要小,也一脸心事地拖着步子跟在赵博士的身后。

托尼的心沉到了谷底,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许是时候该加大投资人类意识上传网络的对接技术研究了。

“怎么样,博士?”男人不自觉站起身,用所有病患家属都会有的,谦卑且佝偻的姿态询问着面前比他至少矮一个头的小女人。

海伦.赵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她紧蹙眉头以一种从没见过的方式打量着托尼,半晌才说道:“你是真的关心这个孩子是吧,斯塔克?”

托尼对这问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彼得,想确认一下事情的走向。男孩尴尬地盯着男人询问的表情,刚想开口回应,却被海伦充满保护欲的拉到了身后。

彼得有种错觉,仿佛是梅在他身前气势汹汹地护着他一样。这种舐🕸️犊般的爱护像是定身咒一样让他愣在原地,做错事一样低下了脑袋。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海伦淡淡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

她接着继续,“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个消息,斯塔克,但事态严重的程度有些超出想象。无论是对你对我,还是对这整个自然医学来说都是如此。不过主要还是针对你来说,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先坐下。”

托尼用力咬住自己颊内的肉,让痛感制造冷静。他再次坐下,庄严的像是面对罗马士兵的阿基米德,他的心砰砰直跳。

“首先是好消息,”海伦僵硬的脸微微放松了一点,“彼得的身体十分健康,他肚子里的肿块并不是任何一种类型的癌症,而是蜘蛛变异的一种体现方式,”

托尼放松了肩膀,终于在这么多天里,在彼得死后又归来,他一直焦虑着,怕出其他变故的心如同另一只靴子般落了地。

“只是,这种变异的显现是由于另一件事引起的,经此诱因才产生了肿块的发育,”海伦把手揣进了白大褂的兜里,平静地投下一颗惊天鱼🕸️雷,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进行了无套性🕸️行为,导致拥有蜘蛛基因变异的未成年人彼得.帕克,怀🕸️孕了。并且根据自动的基因筛查结果来看,应该……”

彼得终于抬起了头,他满脸懊悔地接过了话“是你的孩子,斯塔克先生。”

而那杯咖啡终于如愿以偿毁了斯塔克昂贵的裤子。

                                                                              tbc

【铁虫】If you look, it's a long way down(翻译待授权,清水一发完)

预警:彼得曾有女友,文章最后有几句绿虫描写,重要角色并未正面出现!不喜误入!

作者的话:

我就是一团糟。我打了未成年的tag是因为哈利和彼得两人胡闹时都是十七岁,不过在这篇文里是没有和托尼发生不当接触的。彼得只是在他自己脑海里拥有那些感受和想法,在是青少年时不会做的。


作者的简介:  

在MJ第一次称他是托尼.斯塔克的糖果宝贝时,他想爬到自己椅子底下就这么死去。这指出了彼得对此的感受。在他成长过程中这只不过是稍有些折磨他而已。再之后他遇上哈利.奥斯本,也许这会造成改变。也许不会。

译者的一句话简介:

少年彼得之烦恼,暗恋少年的独白。

这里是原文链接,授权已经再要了,但是作者最后一次出现还是在2017年……

这是以防意外的石墨链接

以及作者是个英文渣,翻译有任何问题的话,尽管指出问题,不胜感激!!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喜欢这篇里苦恼的彼得,一切荣耀归于作者。

                                                                                                                  


                            If you look, it's a long way down

                                 若你前望,长路可期


在MJ第一次称他是托尼.斯塔克的甜心宝贝时,他想爬到自己椅子底下就这么死去。


“这并非如此!”


“你必须得谨慎对待这些安排。他送你潮服和票券还有各式礼物,以作交换的是你必须得达做到他的希望,以一种不明确而模糊的方式,让他为你保持更新升级,然后在他需要你时抛下一切。”她一针见血。特别是当他们正坐在第二排等待乐团开始演奏汉密尔顿,而另一个牛皮纸袋正谦恭的摆放在他的床上。


“他从没那样期待过我。”彼得被伤害到了,对斯塔克先生的名誉所受到任何…诋毁都感到反感。他们也许有过两次拥抱!但斯塔克先生从未对他感过那方面的兴趣,尽管这想法的言下之意是指向他,彼得,会对他感兴趣?是他?MJ又开始讲话时,尽管内心中溢满悸动的混乱,他仍分神关注着她。


“说实在的,如果他是个想操你的变态老男人,我是不会出什么事的,总比你要冒生命危险去做义警来对他证明自己或无论这代表什么要好。”


彼得凝视她。“这是说如果我和斯塔克先生发生性关系的话,你也没关系?”


“这就是你从这所学到的?”她轻蔑地哼了哼,在灯灭时握住他的手。“你可真是一片衷情啊。”


剧目足够精彩到令他停止思考那段直白恐怖的对话。愿主保佑林.曼努尔.米兰达。


尽管,他对此无法忘怀。他就是不能。这就好像在他体内有个开关,一个旧的,一个巨大的远在怪物弗兰肯斯坦诞生前就制造着沉闷吓人噪音。除开他变成了这怪物和开关外,这都是一瞬间的事。


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斯塔克先生的认可。好吧,不完全是。诚然他从他那得到的尴尬,暂止的称赞要比取得最棒成绩的感觉还要强千倍。这感觉不同于梅的无条件的爱意,也不同于人们对于蜘蛛侠行为的爱戴。因为斯塔克先生赞扬了他既是蜘蛛侠又是彼得.帕克的一面,他的能力与性格所交织的那部分。就像是他理解他的底线,又欣赏他的野心。


彼得能感到他的身体在战衣下是如此敏感。每块肌肉的每一次颤抖和转动。他不能在身下穿上除拳击短裤外的其他任何衣物。是他赤裸的肌肤紧贴于斯塔克先生的造物。他在下次穿起战衣时,他感受到了,斯塔克先生是如何为他制作这个,从他精准的操作指南,只是为了他。彻底覆上每一寸的他,来保护他,包容他,增强他直至他有变得更多。更好。但仍是他。只是他自己。如果你没有战衣后就什么都不是,那你就不该拥有。可他并不是一无所有。彼得懂这点。斯塔克先生为他在复仇者中留了一席之地。一间拥有他顶尖科技的公寓。他曾离得那么近。他曾能跟随斯塔克先生。去保护他,也有可能,做个改变嘛。靠近他。就坐在他的工作间里,在读书时看他工作就已足够。


所以也许他确实有点痴迷。但不像那样。还有如果他有几次在拆包裹时为露出的东西而脸红的话--战衣和升级后的小配件们,一台斯塔克工业下可有限访问复联主机以及无限制访问亚马逊电子图书馆的平板,一台PS4,为他和梅准备的歌剧票,给他和MJ准备的电影首映式的VIP票--这是有关于他的事情。偶尔他会失礼地盼望着你也在此地!从世界某处寄来的斯塔克先生手写的明信片,来自一个可疑的接近于是复联最新据点的地方。这都提起了他的注意,也使他想起自己拒绝完成学业,孩子气的那一段经历。


这大概就是重点了。这急涌而上的悔恨-羞耻-愉悦之情总是熟悉的伴随着斯塔克先生的关心。这令他感到开心,令他在忆起自己放弃了什么时蜷曲起脚趾。彼得怀疑自己就是个糟糕透的的怪胎。


已经过去了三年…


等他到十七岁,彼得知道他是个糟透了的怪胎。他的浏览记录可为此作证。不过他不再是个孩子-至少,名义上不再是了-不会太久。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如果加入复仇者的邀请还能再次兑现的话。如果斯塔克先生期盼他去麻省理工。要是他自己也想去麻省的话,他知道自己的成绩够格去那里,虽然他的课外活动稍显单薄。他又不能把“蜘蛛侠”放进简历。可也许他该待在离家近点的位置,这样他就仍能穿上制服继续他的活计。而且,也许斯塔克先生将会……然而他不试图去指望任何事情。到现在已经有些年了,自从他们有定期的私人联络后。现如今,当MJ(现在是最佳损友,而不是女友,却仍时常受益于斯塔克的礼物)称呼他为甜心宝贝时,这种痛处是她在不知觉间持续戳中的。那些礼物和升级装备仍时时出现,只有明信片停了下来。所有联络都是直接通过哈皮。彼得微笑着,试图把其抛在脑后。


一日午后,有份举办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青年成员聚会”的邀请函寄来。MJ很忙,他真的不想和别人说话。所以他一个人去了,因为他仍然会去任何斯塔克先生想让他去的地方。有些时候这是条线索。引导。多数时候还会提供免费食物。他在丹铎神庙前和一个富家公子跳了支舞。另一个男孩吸引住他的目光,一个瘦高,有着一双沉郁的深色眼眸的漂亮男孩。他向彼得介绍自己是哈利.奥斯本,在彼得表示不知道他是谁时他似乎很是惊讶,同时又有点宽慰。他们跳舞,谈天说地,随后一会哈利拉着彼得把他拖进博物馆里,以便能够更安静地说话。哈利懂艺术,他聆听彼得谈论有关工程学,和计算机,在他们缓慢靠向彼此的同时,像是交换珍宝一样互换信息。画廊的灯光半明放亮,即使这是在晚上。即使这里空空如也。在这里,时光似乎已把整个世界都摒弃了。哈利在任何一件展品前都不会停留太久,不过彼得不介意跟着他四处乱转。直到他们来到武器与盔甲厅,在那里熄灭的灯下,城市的夜景从高窗上直直流淌而入。那些甲胄仿若有生命存在。彼得变得呼吸困难,因为他他看到它。


他记得自己被夹在钢铁侠的怀里,像件易碎的珍宝被怀抱在摇篮中。一旦钢铁侠抓到他,他就无法再继续挣扎,他的想法也变得无关紧要。可当战衣头盔打开,里面除了恼怒的声音外空无一人时,他想把自己再扔回河里。就为惹恼他。奋力去做正确的事却失败,因为他使得斯塔克先生从其他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分心,就在片刻之前,他还认为自己飘荡在空中这事足够重要到得到援救。除哭泣外,他并不真的明白自己此时的感受。因为这已经过去太久了。他做了四年的蜘蛛侠,他擅长于此,也很喜欢,但还该有更多。还该有整个世界那么多。他不知道在这整个世界上自己是谁。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跪下把他的前额抵在盔甲的足上。也许贴着他皮肤的冰凉金属能让他清醒。他能感到哈利的眼睛正盯在他背后,心想着被人渴望也能使他清醒下来。在哈利吮吸他的时候,他盯着那套钢甲上的头盔,满怀着热烈与侥幸,盼望着它能够被点亮。


他想听到抛光合金发出的巨响,或是古奇(Gucci)礼服鞋敲在石板上的咔哒声,想被人抓住带走。去天空之上或是豪车之内,他不在乎。他会是护卫钢铁侠的骑士,他会是斯塔克先生臂间的糖果。他能做任何事,他总会如此,但也许这也就是为何斯塔克先生如此全然的消失在他的生命,因为他懂得彼得的欲望,因为他对此感到不适,或为他羞惭,因为他不对一个骨瘦嶙峋,被蜘蛛咬过的青少年有同样感受,当他能-并确实-能拥有任何人的时候。再过几个月后就满十八岁并不会改变这点。


所以他从哈利.奥斯本的喉咙里出来,把他的电话号码录进手机。出于内疚,出于吸引力,出于纯粹全然的孤寂,他说不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