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高祁,陆琴,微侯祁】限时沦陷(2-丧尸梗)

第二更来了!!比我写的好多了!!!

Verzweifeln:


♂抱歉这么久才接文 @一枝奋起的梅
♂我一直想说,厅花刚吃那么饱下山就看到丧尸真的不会吓到打嗝吗?
♂对得起猴子的空腹马拉松吗?
♂咳咳这是个正经文忘记我上面说了什么
♂好了往下就是文了




二.
  不对劲。
  车越往山下开祁同伟越是坚定心里的猜测,虽说孤鹰岭地处城郊,但也不至于完全的人迹罕至,平常山里这个时间还是可以看到几户人家亮着灯火,可如今却是一片漆黑,甚至一声狗吠都未曾听到,远望市区,竟能看出几团模糊的烟气。
  绝对是出大事了,想着他心里微微泛起一丝不安,下意识加快了车速,却不曾想到从身边的草丛猛地窜出个黑影,依稀可辨的人形,盘山路十分狭窄,事情突然他根本来不及躲闪便眼睁睁地看着那团影子哐地撞在车头。
  撞人了,这是他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意识,也来不及多想,他跳下车快步走到车头扶起在地上缩成一团的男人。男人看起来撞的不轻,头上带血,被他大力晃了几下才算恢复了意识。
  见对方没问题,他稍稍松了口气,自己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临走可实在是不想拉了谁垫背再造孽了。可他刚张嘴想问问状况,话还没说出来,男人便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吃痛地想要躲闪,男人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开,那力气简直不像是个普通人能有的。
  “完了……都完了……”男人吃力地对他说着。
  “什么?什么意思?!”
  他用了吃奶的力气才算把男人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男人跌在地上,用力地爬着,血液竟渐渐从他全身渗出来,不久便染红了整片地面。这场面着实诡异的让他这种见多了风浪的警察厅长都吓得不轻,迅速地掏出配上上膛对准了男人的脑袋。
  “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笑起来,声音尖锐的刺耳,合着夜风听的祁同伟生生出了冷汗。
  “都完了……”男人说,“我躲不过,你也躲不过——”电光火石般,祁同伟看到男人猛地站起来口中吐出巨大蠕动着的四瓣口器朝他扑过来。


  砰砰砰!


  毫无犹豫,他连开三枪打烂了男人的脑袋,看着喷着鲜红的尸体直挺挺地倒下,他突然觉得有些脱力地靠在车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不可能还是人了……他没敢再看尸体,那东西还抽搐着,喷射着粘稠地血液,像极了那些深夜故事里的低俗怪物。
  短暂地惊恐过后,他猛地想到什么,只觉得冷汗直从头顶流到脚底——
  高育良。
  高育良还在市区。
  他望向城区,不知何时那里早已黑烟弥漫,他向后退了几步,迅速打开车门发动了吉普车,直直朝山下冲过去。
 
————


  侯亮平在半路找到一辆摩托,车主就躺在旁边,看样子已经被啃了大半个身子。
  他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为这不知名的陌生人默哀三秒钟便发动摩托扬长而去。一路上躲过各种路障以及丧尸的围捕,他终于横冲直撞地进入了小皮球学校的大门,扔下车想也没想便冲向学校的宿舍区。
  一片狼藉。
  遍地的血污,腥味扑鼻,他看了眼门卫残缺地无头尸体,转眼又看到走廊角落几个女生摇晃着垂首站起了身,仅是这一眼就令他心灰意冷。
  “对不起……”
  他颤抖却干脆地掏出配枪。


————


  赵东来在医院的角落大口地喘息,微微从门内探头看了看外面的动静,几个医生打扮的活尸在走廊缓慢地游荡。他又转头看向被自己暂且安置在病床上的陈海,小心翼翼地关了门,落锁并将写字桌顶住了门。
  “哥们儿,你这可是要累死我呀……”
  他苦笑着坐在陈海的床头,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将配枪掏出清点了里面的子弹。
  ——还剩四颗。
  “挺好,咱俩还能拉俩垫背的。”他叹了口气,将子弹认认真真地一颗颗再次放回弹夹,“但我要是不把你给带出去,亦可非骂我不可……”
  得从长计划,他把自己整个人靠向墙壁,闭着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下出不去,拖着陈海更是困难,要早晨再做行动,只是不知道这群东西由何而来,甚至不知道怎么对付,真是凶多吉少。
  “保重平安。”
  他突然想起警校毕业那天班主任对他们全班的毕业贺词。


————


   侯亮平决定先去食堂,他不敢多耗费子弹,也不想因为枪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他试着从宿舍旁边的灌木丛一路绕行。
  大路上满布学生变成的丧尸,拖着残缺裸露的肢体寻觅食物,口中断断续续地呜咽呻吟着。他强撑着精神让自己不去注意这些,现在的首要的任务是守住食堂这个有水有食物唯一能活命的地方,他想,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有救出其他幸存者的希望。
  小心翼翼地来到食堂门口,几个厨师打扮的丧尸正在门口不断地徘徊,他不由得微微向灌木丛缩了缩。只有三颗子弹,他迅速地观察着整个门口的地形和状况,不能直接打,这玩意挨一枪基本不起作用还会引来更多,他想着冷汗直冒,怎么办,这么僵持下去一时半会儿自己进不去食堂实在是危机四伏——诶?
  他突然注意到食堂房檐上一块支出来的木板,突然有了主意。
  成败在此一举——
  他举起手枪屏气凝神,瞄准了木板砰地一枪,木板应声掉在了地上,几个丧尸被巨大的落地声吸引朝着一个方向扑了过去,借着此时他飞也似地从灌木丛冲了出来,用上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食堂大门,几个丧尸也回过了身,看见他这个鲜活的移动肉块便瞬间直扑了过来,他回身两枪,打的两个几乎抓住自己衣角的丧尸连连倒退,趁着空挡他转身拉门整个人躲进门内,看着冲上来的丧尸重重地撞在玻璃门上他稍稍松了口气,食堂里一片黑暗,安静的只剩他自己的喘息。
  没有子弹了,但他依然紧握着手枪。


  祁同伟……还活着吗?
  他为突然出现在自己脑袋里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而后他甩了甩头,试图把这些虚无缥缈的问题抛之脑后。
 
 
——tbc——
 

评论(1)

热度(40)

  1. 一枝奋起的梅Verzweifeln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更来了!!比我写的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