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片段灭文 无所属

午睡前的胡思乱想,毫无逻辑的碎片 三无产品 不保证不用在其他作品上

喜欢上一个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疯狂的想和他上床,至少对于祁同伟来说,他的爱情就如同一剂最强力的催情剂。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高育良已经算得上半老头子抱有这么强大的性欲存在,哪怕只是被他的眼神扫视也像是过电一样麻痒难耐。

明明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祁同伟头次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高育良,带着色情的意味来亵渎他的授业恩师。

他的一切都变得与众不同的性感起来,包括那件丑陋的,起球的羊毛坎肩。他穿了这件破衣服有多久?祁同伟记不清了,但是他突然很想伸手抚摸,感受一下羊绒的温暖,和温暖之下生机鲜活的胸膛肌肤。

他的高老师仍然无知无觉,他脸上的笑是阴郁而有待琢磨的高深,使得嘴角上的法令纹深深显现出沟壑。

祁同伟深吸口气,把自己的身体向后缩向华丽的真皮沙发里,希望抑制这股突如其来的躁动。他感到犬齿在隐隐发痒,仿佛想长出一个锋利的尖端去啃噬什么,撕碎什么。

他恭敬地盯着高育良因为说话一起一伏的喉结,口干舌燥的想要啃碎那个不知羞耻勾引他的小小器官。只是他不能。

祁同伟告诉自己需要忍耐,他喝了口已温凉的茶水,太平猴魁的滋味安抚了他饥渴的胃袋。他放下杯子,不着痕迹细致的碰了碰高育良的已老迈的手背,感受到对方不可制止的微颤。他像只惊弓之鸟般的蝴蝶一样,随时想从年轻人炙热的温度中扑闪着翅膀逃走。

高育良避开他学生看向他的,似乎幽深的眼神,突兀的开口送客。他的心慌极了。

祁同伟没多留,他喝干最后一口残茶,恭谨的出了师门。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