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授权续翻】Reassurance (第四章)





 原文写在复联三前并且已经完结,请大家不用担心剧透问题(:з」∠)_

原作者和译者 @AAALIIIN  双授权如上(感谢笔芯~),作者是个翻译新手,beta妹子@一枚卡圆的马卡龙也是新手,所以如果有虫的话直接指出来就好,我会改的!

 预警: 本文是ABO世界观,A铁O虫A椒 虫椒关系不好,小虫有点孩子气。

 原链  前译文链接

最后的最后,祝大家观看愉快! 

第四章:焦虑

 

-托尼视角-

这一整天,彼得的意识仍时有时无,但却从未全然醒来。尽管他瞳孔的颜色仍为棕色,可他的所说所作没有任何可供理解的连贯性。他几乎表现的像是刚出外科手术室,麻药还没过劲,因为每次他醒来后通常都是由于托尼在笨拙地扶他去卫生间,或是用汤匙喂他吃医院的病号餐。护士们,即使是梅婶提议进行替换照顾,但无论现在是谁提出要帮助他的处于如此易受伤害下脆弱的彼得都会令托尼的胸膛中发出不知觉的怒吼回鸣。自从标记了彼得,托尼感到自己无法完全自我掌控,他甚至不能从彼得身边离开哪怕一秒。他真心希望这后遗症能尽快消失。

 

梅在这一点上憎恶他是绝对无可非议的。她的侄子很可能是她仅剩的亲人,而现在他却在一天之内从她这里夺走了他。在彼得每次的部分意识苏醒时,他都会全程凝视着托尼直至自己再次昏睡过去。这种状态下很难读懂他的表情,不过却仍能让托尼脊柱颤粟。梅似乎总是在这过程发生时为自己申辩,不肯接受在他们二人身上发生的事。

 

托尼也在担心着彼得的反应,因为如果人选不是托尼,他被拒绝怎么办?要是医生犯错了怎么办?他们两个现在有关乎一生的绑定,要是实际上彼得讨厌托尼的勇气,仅能勉强忍受他怎么办?回望细想,托尼从未伸手触碰过这个孩子,也从未担当起他应担当的良师益友之角。这个孩子既年轻又渴望去做正确的事,因为没人关注过他或对他采取什么行为,彼得都在自己考虑事情。如果那件战衣没有四分五裂分成零件,彼得现在已经死了。

 

托尼几乎感觉自己是在利用这个孩子。一波愧悔的浪潮席卷过他,一旦击中就永不止歇萦绕在身的自我厌恶感覆盖了托尼其他所有的念头。当他们缺人时把手伸向了蜘蛛侠,但在他为他们的争斗中做出重大贡献后甚至没为他在复仇者中留下一席之地。 如果他不是这么年轻的话。托尼深知大家想等彼得长大,稍微过些正常青少年该有的生活。但如果他做了不同的事,是不是还会出现相同情况?假如事情真变的不同,彼得是否会遇上另一个人,或仅只是延缓这混乱的发生,托尼的余生都将绑定在一个连他半数年龄都不到的人身上。

 

*而让事情变得更好的是,因为这个想法,佩珀.波茨和罗迪两人决定一齐踏入这间屋子。感谢他的立场并未动摇,他回到挨在床边的椅子上,仅是握起彼得一只手。

 

 “你得告诉我是这孩子到底发了点啥令你从公司中彻彻底底地溜走,”佩珀开始了,这令托尼意识到可能还没有护士或医师使他们了解到实际上有什么发生。

 

 “他的情况有多坏?”罗德加入进来,眼盯着彼得被托尼握住的手。当然啦,伟大的托尼.斯塔克从未显露过些微的温情,除非是发生一些濒死的严重情况。

 

 “还有这是什么味?”佩珀皱起鼻头,让罗德也模仿起佩珀的动作做了个深呼吸。托尼知道这屋子闻起来非常糟糕,因为他们只能请beta护士每几小时进来为彼得检查器官情况。那是一种未被约束的陈腐omega气味与一股欢愉满足的omega以及充斥着气愤与过度保护的alpha味道所浓烈胶着,还夹杂了一点微弱暗示着梅生气的omega味道。(但鉴于她在这个屋子还没有一会儿,确实是太难挑拣出这的所有味道。)

 

 “托尼,有血溅在你的衬衫上,该换一件了,”在他只注视着他们却未发一言时,佩珀又补了句。不过他并没把目光转向衬衫,而是伸手摸上自己的脸,感受到嘴边有干涸的血渍。有那么一秒钟,他很开心,他已为彼得换上新的罩袍并擦净了在这孩子脸上的自己的血。

 

他知道自己衬衫上的有些血渍是彼得的,他也同样知道还有一些他自己的血渍则是因彼得在情急之下为确立绑定的嗜咬。他用绷带为自己简单包扎了下,不想因这事分神而让护士靠近小孩。

 

 “我受伤了,”他自嘲道,不想太大声地对自己这些个已是成年人的同事们承认自己是在赤裸裸的吃嫩草。

 

 “让我看看,”佩珀靠得更近了,这令托尼不能自己。他红着眼,令特别大声的吼叫从他的喉中爆发。他上次朝佩珀吼是在她帮他更换胸膛前的反应堆,她用一个锐利的眼神相当快速的令他闭上嘴。他讨厌朝人们叫嚷,这么做太没人性也不是托尼所喜欢的作为。彼得因为喧闹声而开始呜咽抽泣,托尼握紧了男孩的手。

佩珀停下脚步后退,在彼得发出声音时和罗迪一起猛地盯住这孩子。 佩珀似乎在等托尼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抓过他的病历报告开始阅读。但那只不过是一些医患保密关系协议而已。

 

 “你他妈到底干了啥,托尼?”她又向前迈了一步,提高声调道,这让托尼感到他的alpha本性要站在理智前方了。他试着拖开它重新掌控理智,可她实在离彼得太近又怒火冲天,托尼绝不能让彼得在虚弱至此的时候发生什么事的。

 “佩珀,他的眼睛红了,举起你的手向后退,”罗迪试图警告,不过当房间角落那套战衣出现时,佩珀才真正听进他的建议。托尼没从男孩身边移开,不过战衣已移动至床尾,手臂高举准备开火。

实话实说,这简直是彼得完全苏醒过来的最佳时机。因为每个人都因为他坐起身环视周遭,问了四个字而愣住了。

因为当他起身醒来,环视周遭,说了不过四个词时,而发生的一切的都在这一刻都冻结。

 “我错过了什么?”


tbc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