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生子文(二之上)

微量se出没;花朵强受

二、小标题同样待定之上

等到Mark踉跄走出隔间时,他毫不意外地发现了Dustin嘲讽中带着好笑的眼神。而Sean则毫无影踪,任由几个女孩两两醉倒在沙发和地板上,并没有鞍前马后地伺候也没有像平常一样,在她们的肚【一】皮上吸到high。这很不寻常,他皱起了眉。

“Sean哪去了?”他翻了下眼睛,不太情愿地问起那个正好整以暇坐在电脑椅上偷懒的Dustin——那一副笃定你会开口问我的得意样子真是碍眼至极。而Mark差一点就选择放弃问他问题,直接回自己房间去找他那个有点小放荡的男友,在沙发已然被不速之客占领的情况下。

“哇哦我的兄弟,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首先问关于Sean的去向。”Dustin以一种他所不能再夸张的声音开口了,这让Mark立刻产生了谋杀某人的冲动,“我还以为你至少得先问起Wardo的动向呢,毕竟在他给了你一次那样,嗯哼,超棒的口【二】活之后。”他挤眉弄眼地暗示着刚才隔间的私人行为,被处于吵闹客厅的所有人都收听的一清二楚。

万能的主啊,当你觉得事情糟到不能再糟糕的时候,它真的更糟糕了。Mark不知道自己以后有何面目再去对那些可怜的实习生颐指气使,事实上,他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委婉地暗示Sean开派对时不要对那些还差几年的未成年人下手了。“

“去你的,Dustin。至少告诉我他跑到哪个角落去了,我还想趁着他high前最后时刻对一下明天去见提尔的词儿。要知道,我们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Mark努力维持着他身为CEO所剩为数不多的尊严,用他最面无表情(也就是和平时毫无变化)的样子说。

Dustin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无聊的把他的椅子转了回去面对显示着代码的屏幕:“随你怎么想,哥们。我得说我阻止过Sean的,但他坚持要我留在这里编码,然后自己一个人送Wardo上楼去你的房间洗澡,并且还说要站在门外为他递毛巾……呃,不过Sean说是为了自己刚才不理智小对话的赔罪,”他同情地望了眼脸色难看的室友兼boss,又不太有安慰效果地补充了两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担心了,起码Sean一直是异性恋,Wardo又跟躲病毒一样讨厌他。”

Mark顾不上再回答什么了。他咬着自己腮帮上内侧的软肉一气上了二楼,似乎和 Winklevoss兄弟俩那场哈佛追逐赛后他就再没跑过这么快了。这让他的心肺功能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不过这绝对是值得的。特别是看见浴室正水声淙淙而Sean则没正行地坐在他的沙发扶手上时,还好他没真的捧着毛巾站在浴室门口,那场面可太淫乱了,Mark以西斯大帝的荣誉发誓,他绝对绝对无法接受那个。

“嘿伙计。”Sean对正俯下身子努力喘匀呼吸的Mark打了个招呼,一点也不觉得这样的见面有什么尴尬的,“你的巴西男孩正在里面冲澡呢,而我则在这里守护你的权利。以防有任何会爬窗户唱情歌的浪子闯进来,”他挤了挤眼睛,自顾自就笑了起来,看上去有种自得其乐的神经质。

Mark抿紧了嘴唇,抢过了Sean手里的毛巾,接着就用它毫不犹豫地擦了把脖子,并不接Sean的话茬。他似乎很明白Sean那喜欢四处挑衅的自负本性,因为他俩就见鬼的是同一类人,所以Mark仅仅是打开卧室房门,默默请走这位不受欢迎的恶客。Sean配合的走了出去,只是临出门前还对Mark眨了眨眼,拿食指抵唇暧昧的开口了:“我放了好东西在床头柜里,玩的开心。”说完便嘴角隐含一抹猥琐笑意,飘然下楼收拾残局。实在不愧是一位深藏功与名的损友,当你有了这样事事为人先的朋友后,又何愁男友不被拐跑呢。

这就是当Eduardo刚刚裹着浴袍从浴室迈出来时所看见的画面,他正好瞧见了Mark对着拿在手上的一小瓶Rush吸入剂*皱眉,不禁也深深皱起了脸,难道Mark在加州的生活已经如此淫乱?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顺手抽过了Mark随意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从发丝滴落到脸上脖颈上的水滴,这搞得他痒死了。

“你现在喜欢用这个助兴?”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开口的Eduardo问道。Mark看了眼他脸色越发不虞的男友,赶忙撇清自己:“什么?不,Wardo,我才没这么变态。这是Sean刚刚放在这里的东西,我只是想研究一下上面的成分。”说完他便做无所谓式的耸耸肩,把那个小瓶子递给Eduardo,供对方检查。

Eduardo随意瞥了两眼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就把它精准地扔进了电脑桌旁的垃圾箱里,那里已经盛满了各种功能饮料的空罐子,尤其是红牛的。Eduardo眼含责备地瞪了Mark一眼,奇迹般地并没有继续追究这件事,只是开玩笑般地提了句:“这是Sean的东西?我记得他不是得了哮喘吗,还玩这么猛也太拼了。我记得那玩意是可能引起中风的。”

他边这样说着边靠在Mark床边翘起双腿,Mark的浴袍对Eduardo来说有些过于短了,而这在Eduardo把松散地两腿交叠在一起时则毫无助益。Mark甚至垂下眼睛就能一览对方那和洲际公路一样长的长腿和……更深层的一些东西。该死,他竟然敢不穿内【二】裤!如果是现在是Sean站在这里,他还没上来该怎么办!

Mark想到这里不禁眸色加深,从一种无机质的钴蓝色变成了酝酿着狂风暴雨的暗蓝色。同时他的下身也在蠢蠢欲动着,他相信这将会是个美妙无比的夜晚,作为多日过劳工作的最棒犒赏。Eduardo似乎也有同样的冲动欲【三】望存在着,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在乎自己那算不上不经意的走光和Mark那已经不能称其为赤【四】裸【五】裸的眼神了——我们可以称其为“扫射”。

他的手指在锁骨和脖子之间轻轻敲打着,脚背则绷成了一条直线,半倚在床上问Mark:“你怎么不过来睡觉,我刚进门的时候就听说你刚刚才结束36小时的编程,现在实在该躺下休息了。”Mark口干舌燥地走向Eduardo,坐在了他身边态度赤【六】裸地用自己的腿贴上了对方的,“不,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打了个盹,现在还不困。”

Rush吸入剂:一种用来扩【七】张的助兴用品,主成分是亚硝酸盐,在gay间挺流行的,不过对身体有害,长期吸入的话会引起老年中风失明等等一系列病,最重可致猝死。患有或者曾经患有过哮喘,过敏性哮喘等病的禁止使用,美国和欧洲等地区已被禁止销售。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