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爱无反顾

重要角色死亡 高虐注意  作者BE爱好者


Eduardo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年轻就死了,并且还正好是死在他人生的黎明前夕。这简直像一出讽刺剧。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其实也很平常,每年都有无数人死在各种各样交通事故上,而他不过就是其中之一的倒霉鬼罢了。至少他在还没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已经被撞的不成人形,不像载他来这边的可怜司机,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展开的安全气囊给一点点压死的。那可太疼了,站在街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Eduardo不禁打了个冷颤。


奇怪的是,司机的灵魂并没有和他一样从已经不中用的破烂身体钻出来,而是直接化成了一道白色的烟雾消散开来。这让Eduardo迷惑了,难道自己还活着?他暗自思索着,又走回了自己被撞的几乎要七零八碎的身体旁边,俯下身子仔细查看其中的生命迹象,但他一无所获。“难道我得躺回去才行吗?”他坐在了身体上面,想要回到那一堆“肯娃娃玩具”碎片中。可是仍旧什么都没有,他既感受不到疼痛也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唯一感受到的只有死亡带给他的虚无感。



“哦,好吧。看起来我是完完全全的无药可救死透了,真希望Mark还有爸爸妈妈别太伤心过度。毕竟我也不想这样的。”Eduardo大声地对着似乎只有他自己的世界自言自语,然后思考他能够做些什么,以及什么才能让他和那位幸运的司机先生一样获得永恒的安息。滞留在人间的灵魂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可是每部电影还有漫画都会教导人们的最重要内容之一。

而不管怎样,Eduardo都坚持再去看Mark最后一眼。这听起来挺傻的,在消失之前见自己恋人最后一眼之类的玩意儿。但Eduardo发现他心里似乎再也装不下别的事情了,从他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后,内心就只剩下这唯一一件事情,再也不关心别的东西了。去见Mark,向他道别。



他就这样抛弃了自己凄惨的尸体,头也不回的朝Facebook大楼狂奔而去。满心沉浸在他自己的内心中的Eduardo,并没发现自己居然慢慢从一团模糊的人形雾气变成了一个只是脸色过于晦暗苍白的人。但那个他每多朝着Mark所在的方向多迈出一步,似乎就变得更真实一些。当他来到了Facebook所在的楼层,被那名中年发福的律师招过去看关于股权分配的合同时,似乎连脸色也恢复成平时的样子了。真是以假乱真。


很快,Eduardo的脸色就变了。他拿起那一叠薄薄的纸,不可置信地问那个站在一边的讼棍:“等等,这是什么?”那家伙开始了他的官腔:“哦,你知道我们有了一些新的投资者……”Eduardo无意识地攥紧了那些纸张,感觉自己简直是个天下最大的笑话。他从未有过像现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他这辈子的可笑。



于是他乐出了声。Eduardo就这样紧紧攥着那份属于他的合同一边走出了四下透明的玻璃房间,一边乐不可支地走向那边正在全神贯注编程的Mark。很奇异的是,他走的很慢,就像是他生前每次去找Mark时一样不紧不慢,还在途中朝着向他挥手示意的Dustin打了招呼。“看来我以前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Eduardo不由自主想到了这个,“要不为什么连Dustin都站在Mark一边来骗我呢?”


Sean在他快走到Mark桌前好心提醒了Eduardo对方正在全心投入编码呢,而Eduardo同样也对着Sean点头致意了他对此的感谢。他现在只需要尽快地结束掉这荒谬的一切就好。很奇异的,他内心中那个催促的声音在他发现合同的问题之后就不再出现了,似乎像是确定他绝不会再因为Mark滞留在这里了一样。那听上去像是个好消息,Eduardo在这么糟糕的一天后终于迎来了他今天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好消息。



“嘿,Mark。”他站在Mark身前敲了敲他的桌子,接着俯身摘掉了对方的耳机。Mark像是被探照灯射到了的小鹿一样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很冷静的把持住了场面。“嘿,Wardo!你来这里参加百万会员的派对了,呃,不得不说这次你来的真早啊。”Eduardo给了Mark一个戏谑的眼神,答道:“呃,可能是因为我这回并没费心等在停机坪被。真是该死,我或许真的多在机场等一会就不会这样了……”


Mark尴尬着想岔开话题,他看见了Eduardo手中的文件:“我有点被你弄糊涂了Wardo,不过这也没什么,我们只要再等会就会在大屏幕上刷新到百万会员那一刻,我相信那会很壮观的,你真的会喜欢那个的。”Eduardo对着包容的Mark笑了笑:“我相信那会超不可思议的,很可惜我可能就无福消受了。让我们彼此都坦诚一点”他顿了顿,举起了那份合同平静的问道,“这是你希望的吗,Mark?”



Mark坐直了身子,不肯示弱地盯着Eduardo的眼睛表情严肃而又语字清晰地答道:“你签了合同的,Wardo。你想来兴师问罪难道是因为自己就是CFO却和本公司做了赔本买卖吗?”Eduardo没有回应Mark的嘲讽,他仍旧平心静气地问着那个问题:“那就是你所希望的吗?这一切都没关系的,Mark。我明白现在我的做法很可笑,但我只想从你这里知道这一点。仅此而已。”


但Mark仍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仍旧在滔滔不绝,似乎这可以阻挡他内心的为即将失去Wardo所带来的恐慌一样“发生这件事彻彻底底全是因为你的问题,你根本就不关心Facebook,也不仔细关心所要签署的文件!你无法为此责怪任何人,这只是你自己的过失,Wardo!”



Eduardo没有继续回应Mark的指责,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签署了那份稀释掉他所有股份的合同,并把它压在了Mark的桌上。“很抱歉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my love。”他合上了笔帽,给了愣在原地的Mark一个拥抱,他享受了最后一秒,以及还有轻飘在耳边的一句悄悄话,“对不起,Te amo。”


Eduardo就这样绕过了他生前的挚爱,准备慢慢走向他早就注定好的命运。Sean在他身后喊着“别忘了拿上你的一万八千美元再走,saverin!”以及其他喧闹的声音。他从未感觉到人生有一刻这样安宁舒适,他平静地走出了Facebook的大楼,没人发现他的不真实,直到这个巴西男孩在阳光下化作一团雾气,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是顺利的一天。”拒绝参加百万会员派对的CEO心不在焉地一边敲着代码,一边想到。“Wardo很爽快地签下了那份合同,没有大吵大闹,Dustin也同样很安静。只要Sean不再派对上出问题的话,那么这就是完美一天了。Wardo很好哄,只要他们都冷静一段时间的话……他可以送玫瑰给他致歉的,虽然那简直不能再俗气些了。”


Sean突然打来了电话,带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坏消息。终于,他在派对上和实习生以及违禁药品搞出了事,而这一切都会被提前发布出去,甚至是通过Facebook发布出这个可能毁了Facebook的事件。Shit!Mark竭力令自己冷静下来,他挂断了和Sean的通话。开始马不停蹄地和Chris以及公共部的人员讨论怎样阻止这个丑闻的发生,而在这期间因此拒接掉由Eduardo的手机打来的电话是很正常的行动。



直到他们忙完这个烂摊子,这时候他手机上有了来自Wardo的数字恐怖的未接来电。Mark脱力般的瘫坐在他位置上,随意摇动他的电脑椅,拨回了电话。电话那头似乎过了很久才被接通,说话的却是个冷冰冰的护士。“您好,Mark.Zuckerberg先生。这里是来自急救中心的电话。我很抱歉通知您这个消息,您的朋友Eduardo.saverin已于昨日下午十五点三十二分因车祸事故抢救无效死亡。因为您是他的第一联系人,所以我们多次拨打了你的电话。请您尽快来这里收领saervin先生的遗体,谢谢。”


Mark下意识的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突然发现那正好是Eduardo签字时的大概时间。

 


 Te amo:葡语我爱你




评论(6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