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生子文(二之下)

新年第一天上肉,希望大家羊年大吉顺顺利利!虽然肉写的不香软酥脆,但也希望大家都喜欢_(:з」∠)_作者真的尽力了……PS:花朵有点强受orz

二之下


Eduardo挑了挑眉毛,“那看起来我们能利用这段时间做些别的需要在床\上做的事了?”他的声线被欲望压得很低,却还带着南美口音里特有的软糯,刚刚出浴的蜜色肌\肤简直比咬一口就流馅的苹果派还显得甜美多汁。Mark简直想马上咬一口Eduardo的大腿内部,他敢打赌那会是滋味最鲜\嫩的一处地方。


不过他并没有移动,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享受(或者可以说是忍受)Eduardo线条流畅完美的右脚在他胯\间轻柔地揉弄踩压。他缓慢地合上双腿,从而紧紧夹住了Eduardo仍明目张胆留在那里的右脚,“啊,我抓住你了。”Mark歪头和那位不老实的捣蛋鬼直视,目光中夹带着他平时那股子智商秒杀肌肉男的自负冰冷,伪装得好像他一点也没有为这个行为而兴奋似的。只是很可惜,他那除了脑子以外最能够引以为豪的老\二出卖了他自己。



“Oops.看起来我真不是个好CFO,竟然对自己的合伙人进行性\骚\扰,或许你可以想出个好法子惩罚我的不当行为?”Eduardo探过了身子,有力的双手伸进了Mark一件毫无防备的单薄T恤中。他的手分别朝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游走着,一只手毫无阻滞地向上,最终摁住了Mark已经因刺激而挺立起来的乳\首上,那个粉红色的小东西;另一只手则朝下滑去,费了一番努力才从那束着腰带的短裤中钻了进去,他最终把手伸进了内\裤里,穿过那些乱糟糟湿漉漉的小团卷毛,Eduardo用他的指腹轻轻搔动Mark的阴\茎根部。


“我想让你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惩罚我,毕竟我是个那么,那么糟糕的坏孩子。”Eduardo在Mark耳边喘着气声说道。而这一切都让Mark无法再忍下去了,他可真的不是写那个写出了马可福音的圣徒。于是他伸手大力地抚摸着对方那张睁着一双天真的斑比眼睛的无辜脸庞,蜜色肌、肤像涂了油一样发出暧昧的珍珠光泽,还有那张丰厚的唇瓣、才刚刚卖力地含过他的东西……Mark感觉到心脏中流过了一些名为欲、望的阴暗、血液,恨不得立刻就操、翻这个永远都听不进他话的家伙,让他再也不敢提出各种扫兴的想法,只乖乖留在他的房间中对着自己就好了。



Mark爆发了他击剑所有锻炼出的爆发力,狠狠吻、住了Eduardo的嘴唇又带着对方一齐摔倒了那张空虚已久的柔软双人床上。这感觉太对了,而他早就应该对Eduardo这么做。腼腆从不该是他的风格。Mark带着急切剥开了Eduardo身上洁白的散发着潮气的浴袍,他缓缓拉开那根软垂在巴西男孩臀\部上浴袍带子的动作就像是在兴味十足的解开一份寄送给他的大礼,一份从纽约寄来的好礼。


Eduardo也变得急不可耐了,他毫无耐心的拉扯掉了Mark身上仅剩的套头T恤和系紧皮带的短裤,浑然不在意自己赤裸健美的身体完全暴露在Mark堪比X光的眼光下。或许是因为内心总是停不住胡思乱想的惶恐,他热爱Mark这样不加掩饰的注目。那证明了他在Mark身上仍有着吸引力,在两人关系中Mark似乎手中总是紧握着发球权。



不过今晚状况有所变化了,Eduardo决定起码这次他要来做主导方。该死的,这起码是他千里迢迢又饥寒交加赶过来所应得的一点甜头。于是他冷酷地把自己从Mark那让人沉迷的黏腻甜蜜的亲\吻舔\弄中扯出来,又把对方狠狠推倒在这张不大的双人床上。


哦主啊,他真爱死了Mark那一双无机质的漂亮蓝眼睛露出不知所措的茫然样子。“你是我的,从身到心都是我的!”Eduardo蛮横地宣布道,他捏住了Mark的下巴,又跨坐上对方的腹\股\沟——他的力气可比Mark大多了,轻而易举就制住了Mark那可怜的徒劳挣扎。



“这有点可笑了,Wardo。我是说我是个人格生理上健全的自然人,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受我自己的意志支配。还有,我还以为某人做了一天飞机累得要死?”Mark翻了个白眼,用干巴巴的放弃挣扎的语调回应了他火\辣的男友。真的还有人可以做到再不解风情一些吗?


Eduardo俯下身子,像是只坏心眼的小鹿一样眯起他的大眼睛,“错误答案,这不成立,”他傲慢地公布了答案,说完便伸出舌头来缓缓从Mark的额头缓缓向下舔去,他能感到睫羽的颤动,尝到鼻尖的汗珠,嘴唇的甘美,最终轻咬住了Mark下巴上的小窝,仍执着地问着那个离谱的问题:“你是谁的人,嗯?”



“我自己的,”Mark压低了嗓子,他的声音里带了不知悔改的笑意。于是Eduardo继续向下滑去,他把全身重量都压在了Mark身上防止他有任何反抗现象出现,又狠狠吸\吮了他早就想要这么对待可总是真\刀\实\枪干起来就忘记的喉结,同时欣赏着Mark为此喃喃咒骂时的性感样子。简直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会比Mark更加火\辣了,Eduardo一直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揍傻了一样陷入爱情,而此刻尤甚。


终于他漫长的旅程到达了终点站。他舔\了一口Mark早已勃发起来的龟\头上的前\液,让那大家\伙更加精神了。Eduardo以渴望的眼神注视着它,同时伸进两根手指用Mark的前液为自己扩\张\润\滑,他用手肘拄在床垫上,另一只手则在为Mark服务。而这一切都进行的很快速,他想马上就要Mark进\入自己的身体。



Eduardo在Mark忍不住吼叫威胁出声前,就把自己的小\穴坐在了Mark的性\器上。尽管有润\滑他还是感到甬\道滞涩艰难,但同时那肉贴肉的感觉也令他很满足。这是他们第一次不戴\套做\爱,Mark甚至已经忘记这事儿了。他似乎连理智也忘记在了Kirkland的破旧宿舍中了,只是一个劲儿喘着粗\气向上猛\顶。


这个姿势实在是进入得太深了,Eduardo不得不令自己把手摁在Mark胸膛前以保持身体平衡。Mark伸出手来扶住Eduardo翘起的窄\臀,汗湿的双手在那柔软的肉\团上留下不浅的红色手印。Eduardo努力摆动腰部,吞吐着那个大家\伙,他这次在没有抚\摸前方的情况下就毫无意料地在Mark高\潮后高\潮了。他无法忍受这样剧烈的刺激,后方紧紧咬住了那个将要滑出去的老\二,身体也软到在了Mark胸前。



而在意识模糊前,Eduardo仍然不忘他的问题,或者说是“Eduardo理论”,他打着哈欠强调道:“你是我的,Mark。我一个人的,完完全全。”Mark搂住他任性男友修\长的身体,用手随意抚摸了他的背部,同样睡意朦胧地答道:“好吧,我是你的。(I’m yours .)”

TBC

 


评论(3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