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自作自受

花花公子!Ward和陷入爱情的马总,以及里面有两段花朵与杰西扮演角色拉郎。慎入慎入。

ps:今天是阿抽生日,祝阿抽生日快乐,这个坑是送给阿抽的xdd。

1

说真的,Mark从没认真思考过还能再跟Eduardo和好如初,重新变成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之类的奇妙幻想。而这是自从Eduardo暴怒地砸坏他的笔电后就不会再天真出现的念头了,那是他第一次明明确确感受到了这段友谊注定走向的无可挽回。不过当仅存的一点侥幸心理被Eduardo彻底摔碎后,Mark其实并没有太伤心,只是在内心深处有些无法说出口的遗憾懊悔,不仅仅是对Wardo而言的。

那是段不好熬的时光,尤其是当他和ChrisDustin三个人聚首时,谁也没提过那个巴西男孩,但是以前形影不离的日子就像是个来自过去的诅咒,Mark总能从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冷场和躲躲闪闪的眼神中感到一股刺痛般的不自在。他能读懂dustin和Chris眼神交换下的潜台词,如果连Wardo都会被这样不留情面的甩开,那么我们会不会也在某天被更过分的赶出去?那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莫名恐慌,但也同样积极的确定了Mark在公司里独裁地位,而甚至就连Dustin都不会对Mark开任何太过火的玩笑了。他们真的有些怕他了,Mark又一次成为了孤独的怪胎。

因为某些没法讲清楚的原因,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包括诉讼质证期间所有人都再没提起过Eduardo.Saverin这个人了。很多时间里Mark得知所有关于Eduardo的消息都是通过硅谷闲话之上的八卦新闻媒体,那些小报们的内容大多很荒唐可笑,甚至有一回竟刊登了一则Eduardo爱上了一个劫持他的西班牙裔银行抢劫犯,那伙计为了十万美金挟持了一个亿万富翁,并且还比Eduardo矮上不少。Mark一点也不相信这样的新闻,因为Eduardo是个有脑子的聪明人,他绝不会爱上一个低智商又没身材的犯罪分子,主要是没脑子。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总忍不住在一有Eduardo的新消息曝光时就去关心它。可他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到底要不要黑了对方的邮箱——那名巴西裔男人的曝光率实在是太低了,并且还全是官方的客套内容与荒腔走板的胡言乱语。这和Mark想知道的内容没一点符合的,但就这么黑了Eduardo的邮箱又显得Mark很注意他似的。事实可不是这样的,他总是在这两种想法中摇摇摆摆,以至于还什么都没做就又得到了Eduardo递过来的橄榄枝。

不过命运这回事有时候就是这么说不准,现在Mark偶尔会在编程空隙吃甘草糖的短暂时间里放任自己思考几秒钟他和Eduardo的奇怪友情走向。那算得上是个非常不错的转变,而这都是自从他俩在最近一次的小型慈善晚会上遇见彼此后,就又开始互相说话了。真是个莫名其妙的过程。

虽然那次是个大突破,但实话实说那其实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在这种无聊宴会上的狭路相逢,IT高新产业的圈子就这么大,如果你属于其中的一份子,就不可能轻轻松松的每次都避开那些认为不想见到的人。不过Mark和Eduardo之前的所有次相遇都很乏善可陈,不过是尴尴尬尬不算热情的握个手,各自都脸带假笑进行着程式化的寒暄。毕竟都是成年人了,面子工程总要做一做——免得再被无良媒体翻出陈年旧闻来反复炒作。

Mark从不愿意承认,其实他还是挺愿意能在这种宴会上见一回Eduardo的,哪怕他身边总有着不同男女相伴这点很烦人。这绝不是你所想到的嫉妒之情,他只是挺烦那些矫揉造作的人们在他们握手寒暄时故意挤眉弄眼的惊讶。那真是非常,非常伤人,特别是在Eduardo没制止过这些行为时。

但那次却完全不同。Mark事先并不知道Eduardo也会出席这场宴会,可他无疑就是整个人群中都非常耀眼的闪光点。硅谷里的大多数人衣着随意邋遢,这反而显得喜爱身着修身西服的Eduardo异常夺目,简直能算的上是鹤立鸡群。Mark是在阳台上遇见正在那里倚着栏杆愣神的Eduardo。

他看上去很自在,夜风吹乱了他额前有点可笑的头发,而那样子就是哈佛时代每天都会出现的场景,Eduardo倚坐在他的教室门口或是宿舍门口耐心等着他出现,接着两个人会一起开心地随便聊些话题。Mark情不自禁的又叫了一次“Wardo”而不是“Saverin先生”,这就像是一个打破了什么僵局的魔咒似的,Eduardo回望了Mark并且还对他笑了,那可是个发自真心的微笑。

就是这样。他们漫无边际的在那个很不错的小阳台上畅聊了整晚,互换了彼此现在的邮箱和电话号码,又喝光了几乎这里所有的酒,虽然到了最后他差不多都失去了自我意识,但这毫无疑问的是Mark这几年中最棒的一个晚上了。

而在这以后的日子也同样很超出了Mark的想象,Eduardo从这开始几乎每天都和他会互发很多封短信邮件。他们又重新变成了相距起码一个大洋的最佳好友,虽然每天只是聊一聊各自已经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还有就是Mark在工作中遇见的好笑到不可思议的事件。Eduardo也是同样,他向Mark倾诉着他现在以及过去的经历。他变成了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亿万富翁,总是在旅游玩乐,结识漂亮又可爱的姑娘和小伙子们。

平心而论,Eduardo邮件里的故事比Mark的要有趣多了,他似乎天天都在经历着有意思到不可思议的事情,而Mark的邮件故事则干巴巴不少,大多是Facebook与代码或者是傻兮兮的实习生的事儿。因为Mark的生活就是这么干枯无味,连这几件事情也是绞尽脑汁才写下来的。不过还好,Eduardo在对待Mark上面向来品味不高,他并不在乎那些无趣,所以他们到现在为止聊的还是挺好的。

Eduardo有时候(只是很少几回!)还会给Mark一些他的艳遇经历。对于那部分Mark其实真的从心底就不很喜欢,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问个彻彻底底的心情。这大概就是当一个最好朋友时会有的想要刨根问底的心情了,就像是Eduardo在哈佛时代对他所做的一样。

TBC

评论(4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