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阴差阳错 一

阴差阳错

这篇文是SE的无脑PWP文,里面有微量的ME。作者开坑只是想写肉所以三观不正,请大家谨慎食用orz。另外,虽然这篇里绝对是SE,但,后续故事发展西皮大家可以自由脑补,但这篇真的是个纯洁如雪的,PWP而已…总之,慎入_(:з」∠)_


今晚又是一场很棒的party。而这全都归功于Sean在入住Facebook在加州的总部时,一并往这间不错的房子里搬进的大量的各式酒类,半成速食品以及悄悄隐藏在冰箱深处的大麻和迷幻蘑菇。当然了,还有那些个总会把自己打扮得诱人之极,希望可以在party上能够抓住任何一位未来亿万富翁的火辣小鲜肉们。

基本来说Sean每天都有无数个理由来为Facebook举办一个棒透了的party,让所有辛苦工作的码农们都可以选择在这晚或是那晚好好的放松一下身心。但今天可不一样。Sean.Parker为今晚所办的这个有着绝对的政治正确性存在——这是为了Facebook千里迢迢从纽约赶来的CFO接风洗尘的。换句话来说,你同时也可以理解为是Mark在为他的伤害行为而做的另类道歉方式:为了他把Eduardo孤零零丢在陌生机场里一个小时,为了Eduardo浑身湿透的来到这里却见到了最不想见的人(而那个人就是Sean,哈),为了他们吵架时候不恰当言辞之类的种种。


总而言之,Mark对Eduardo是不一样的态度,为了挽留他留在加州,他是乐意主动弥补关系的。这一对意见相左还没意识到彼此情意的幸福爱情鸟儿们,Sean几乎都要嫉妒这样美妙的年轻时光了。于是他礼貌的推开了身边不断朝自己扭动身体的可爱小妞,从吧台走到了沙发处坐下;而破天荒第一次参加这类party的Mark则走向了吧台,估计是又有了大喝特喝一轮的打算。

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假寐,手指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节奏而轻轻敲打。不知怎么他今晚突然不想挑选一位年轻的姑娘来共度春宵。Sean不愿意承认,这也许是因为昨晚被Dustin拉住后,洗了个热水澡后只穿着Mark短袖T恤的Eduardo有些过于火辣了。上次他们在中国餐厅见面的时候Sean根本没仔细观察过Eduardo,而直到第二次会面时他才惊讶看出来Eduardo实在是他妈的有一副欠操的好身材。


昨晚Sean几乎在看见他披着浴袍而里面只穿了件又短又小的短T出来就硬了,他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象当那双和环城公路一样长的大长腿缠在他的腰上用力夹住时,会是怎样的销魂了。洗过澡后的Eduardo浑身都闪耀着一种蜜色的光泽感,就他妈跟自动带着个柔光器一样耀眼。而他那修长的脖子和锁骨也有点过于完美了,特别是当那糊在他脸上的棕色发丝滴下的水珠途经那里时,让人无法不去伸出舌头来好心帮这个来自巴西的蠢男孩舔掉它。

更别提他那终于从沉闷的西装裤里脱身的小翘臀了,Sean相信如果他用手掌狠狠拍打它们的话,一定会非常,非常有弹性地让他的手直接陷进那柔软的肉里去。他一点都不介意去尝试这个。如果可以再往里面探去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探到那个又紧又热的湿润裂缝。他会漫不经心的分出一只手指或是舌头来顶入其中,感受一下樱桃味(处子)的滋味儿如何。


而他也同样相信,Mark也肯定是做如此想的。光凭他昨晚在Eduardo出来后就匆忙又尴尬地调整裤子,然后落荒而逃的行为就可想而知了。Sean自豪于他绝佳的定力,能够坐怀不乱的翘着腿始终坚守在沙发上,直到Eduardo像瓶大号挥发的催情剂一样不自知的怒气冲冲越过他,走进房间休息。“Oops,”Sean苦笑着在内心叹了口气,也起身回了屋子。没去管那两个已经醉猫一样睡倒在沙发上的姑娘,很抱歉,他今晚对她们已经没有更多的兴趣了。

而这也同样是他为什么今晚兴致缺缺的原因了。当你满脑子只想着操一个人时,就很难再把下身的精力来分给其他的性感小猫了。而问题就在这里,Sean还没色令智昏到把这种风流韵事和生意混杂到一起。Eduardo很明显是Mark的口中食,他不想因为这种操蛋事儿和Mark闹僵关系。但如果逆向思维的话,这也同样很有趣。若他能够先Mark一步把上Eduardo,与自己这位野心勃勃的CEO在不知觉间共同分享这份可餐的秀色一定棒透了。


Sean喝了口放在桌子上的水,正好是Mark的杯子。他低头对杯子中自己摇晃的倒影笑了笑,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么做的可行性来。他完全可以和Eduardo来次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夜情嘛。毕竟mark现阶段忙到昏天暗地根本顾不上Eduardo,而他又这么希望Eduardo能和Sean成为一般意义上的好朋友。Sean一向都善解人意,这次也不例外,作为年长一些的那个人,他会为了Facebook而遵照mark的期望好好和Eduardo来交个朋友。

对于现在的Eduardo来说,他急需酒精来麻痹自己的胆怯。而这全因为,他打算抛开一切顾虑向马克表白自己的爱意,就今晚。这是个艰难到家的决定,可Eduardo明白自己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他仅有的机会随着Facebook的越来越成功变得越来越渺茫了。但是这样的话说来容易,可想要真的去向前找到Mark说清这一切又太难了。


所以他决定灌醉自己再去行动,那样会简单些,就算被Mark拒绝了也有理由能为自己开脱。Eduardo边这么想着边给自己灌下第三杯波旁,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有点迷离了。从内心来说这是个好现象,可不过为什么坐在沙发的mark看上去那么像是Parker?他睁大了双眼又合上,徒劳的想让自己能够辨认的清晰些。Eduardo费力地注视着坐在主沙发的家伙,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该死的提醒。他,绝对不要,因为看错人的原因,而错误的找上Sean.Parker这个大麻烦。Eduardo可不想他再多递把柄给那个虚伪的家伙了。

于是他扇了自己一嘴巴好让混沌的脑子可以清醒点,这确实起作用了。他又眨了眨燥热的眼睛,认出那人正拿着Mark的杯子。那这回应该没错了,Mark从不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东西。也许他今晚只是为了party换了身衣服,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和Sean,Parker混在一起而学坏了。可不管怎么说,他也马上就会是Eduardo的Mark了。


Eduardo毫无幽默感地笑了出来,带着醉酒人特有的傻兮兮的微醺醉意。他起身,慢慢踱步坐在了Mark身旁的沙发上,准备开口说出他已经构思了一整个晚上的心里话。Eduardo觉得他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甚至是第一次在家手淫结果被父亲发现时也没这么手足无措过。他扭头看着mark,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一股诡异的奇怪感又从他的脊椎往上窜了出来。为什么Mark看上去还是这么像Sean?!Eduardo不由自主地开口问出了他潜藏已久的疑问:“Mark你到底是Sean还是Mark?为什么我看着你,”他冲Mark从上至下大幅度的点点头,“感觉却这么像是Sean?”


看上去他简直为此困惑的要死了。而Sean则不准备给Eduardo这个明白过来的机会,他好笑地想着如果第二天Eduardo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会怎样自我厌恶。那一定很有趣,并且Sean会绅士地为他保留这个他们俩人之间小秘密的。对待性感小猫儿,特别是那些未成年和刚刚成年的,Sean总是会特别为他们奉献出一份绅士风度来。


TBC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