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阴差阳错 二

是的,这就是我现在的进度,而肉卡住了orz


“你说呢,wardo?”Sean加快了他的语速,并努力使得声音变的更加呆板冷漠,他对模仿人声音还是挺有一套的。而这大大方便了他现在的作为,“你喝太多了,我想我的身高还抵不过Sean,也不会只喝水”Sean举了举Mark的杯子,再次混淆视听。Eduardo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标志性的杯子,似乎在尽力调动自己为数不多的理智和智商来思考这个问题。不过最终他屈服于自己的眼睛。

Eduardo大笑起来,同时把手搭在了Sean的大腿上,他颠三倒四地为自己糟糕的眼神儿向他臆想中的Mark道歉:“对不起了,哥们。我确实喝的有点多了,昨天可是糟糕的一天啊。哦该死,我不该提昨天的。我的意思是,你和Sean都是卷发,而我的眼睛对于这段不短的距离来说,已经工作勉强了,”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原来坐过的沙发,来回比划这段不短的四块瓷砖距离,似乎嘴巴已经失去了其应有的作用。


“我看出来了。”Sean撇撇嘴,继续用平板的声音答道,实则已经在心中乐开了花,这可是绝佳的机会,而Sean看不出任何他会让这个大好机会从他的手指缝间溜走的可能性。于是他翘起了二郎腿,准备着更加在身形上向着Mark靠近一些。想到这儿,Sean忍不住偷偷朝着吧台上的Mark望去,只看到了一个用手肘勉强支撑着自己的卷毛脑袋,像是已经醉倒在那儿了。Sean安下心来,继续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在努力调整呼吸的Eduardo。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题。

Eduardo放在Sean腿上的手指弯曲起来,他的脸颊也同时像只松鼠一样鼓了鼓。之后他终于开了口,郑重的:“Mark,我知道这很突兀。但我想不出比现在更适合坦白时间了。鉴于Facebook现在的猛烈势头。我想如果我再不开口的话,那我他妈的一辈子也就没什么机会再告诉你我的心里话了。”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下,又一鼓作气的接了下去,


“我觉得我爱上你了,伙计。从第一回Dustin介绍咱们认识时,就对你可悲的无可自拔的上心了。你的一举一动对我都有着吸引力,即使你在敲代码而我只能干瞪着你的后背傻看也一样。我现在不想仅仅只做你的最好朋友了,Mark。能够给我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吗?”

而Sean能对此表示什么呢?他只能感叹这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又觉得mark的运气也实在是有点太糟糕了。Sean抬起了下巴用眼角斜睨着正毫无形象地撑在两人膝盖之间的Eduardo,看着他酒后颧骨上玫瑰般的红晕,和大睁着的承载着满满的爱意与不安的琥珀色瞳仁,心脏突然扎过一阵针刺的痛感。他很清楚这样甜蜜的眼神和话语并不是给予的对象并不是Sean.Parker,他只是一个鸠占鹊巢色欲冲天的混蛋。


一个第二天早晨绝对会被可爱的小Eduardo恨不得作呕欲死的家伙,虽然他们现在的关心也并不怎么和睦。但如果闹成那样不可收拾的局面真的好吗?若这是个恶作剧的话,到此为止也就足够了。Sean大可以今晚扮演回不计回报的圣徒,起身去吧台抽醒mark再来兼职次免费月老来成全这对小野鸳鸯。这是个真正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做法,也是个成熟男人该做的决定。

Sean一向不屑于这些稳重的做法,不过他决定今天沉稳一回。这不是为了Eduardo那样可怜兮兮渴望回应的眼神,也不是为了Eduardo连手都紧张的在他的膝盖上瑟瑟发抖。事实上,Eduardo整个身体都在不易察觉地微微颤抖着,他看上去很怕mark拒绝他,很怕他们两个之间到最后连朋友都没的做。到最后只能变成貌合心不合的生意伙伴,或是渐行渐远的一对老同学。


Sean抿起嘴角自嘲地笑了,他伸出右手亲昵地捏了捏Eduardo柔软紧致的后颈皮肤,像是对这场不知从何而起的欲望做个最后的道别。Eduardo直起了脊背,他泛红的眼睛没有焦距地盯着Sean,或是他视线里嘴角泛着冷笑的mark,然后在Sean张口准备说出事实的时候,迅疾地吻上了Sean才被冰水润湿的双唇,带着波旁特有的热辣醇厚的味道,还带着 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

Oops。


这个慌乱无措的亲吻立刻让Sean任何想要放弃的念头都烟消云散了,开玩笑,他才不是他妈的正人君子,今天是mark自己决定要起身去吧台把自己灌醉,而Sean坐在这里也是遵从了他自己内心的指引。那么,这个机会就该死的属于坐在这儿的人,Eduardo今晚上就该属于Sean来带给他快乐。Sean环住了Eduardo软绵绵的腰肢,给了他强硬的支撑。也给了他自己肯定的答复。

当结束这个纯洁的仅只碰了碰嘴唇的吻时,Eduardo用亮晶晶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的mark,浑身散发着无法言喻的喜悦之情,他用一种沾沾自喜地态度开口说道:“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拒绝了我,那么我至少应该捞到一个吻才对。”Sean眼神柔软地看着Eduardo,像是注视着一只丛林里纯洁的小鹿,他接过了话头,“哈,那说明你真的不是个合格的犹太人,用最好朋友来交换一个甚至没有用到舌头的吻?你亏大了,wardo。”


Eduardo用一种放松的姿态耸耸肩,“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而我只是受到资本的驱动而甘愿冒着被绞死的危险而已。因为如果能够得到你的话,那么这一切都很值得。”

Sean眨眨眼,“我值得百分之三百的利润?”


而Eduardo则认真地点点头,用他的鼻子轻轻去碰了碰Sean鼻子下的人中。这是个亲昵的小动作,他们想两只小动物一样互碰了碰鼻尖儿,却没有亲吻。但彼此唇上却有着对方的滋味。“你值得所有的好事情,mark。而我无时不刻不再为你神魂颠倒,mark。”他脸颊绯红酒气冲天地说着最甜蜜的情话,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我很抱歉昨天和你吵架了,mark。但我的心里像是有团火焰在燃烧,mark。你现在和Sean住在一栋房子里,我很嫉妒这个,你那么听他的话,看见他眼睛都亮起来了,mark。我不能忍受你的注意力转向别人,mark。真真真真真的,对不起了,mark。”

TBC

评论(2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