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奇妙的世界 1

这篇为作者二十岁的自贺文,希望蠢作者以后可以更成熟点,所以这是个毫无逻辑的童话故事orz,主要AU是拇指姑娘和白雪皇后,不过故事还是发生在电影之后几年的情节…以及,它还是个坑,请慎入


1


Mark在一个阴沉沉的早上临时给他的助理打电话为自己安排了一天的短暂休假。而这不同寻常的行为使得他那位总是不苟言笑却有着极高办事效率的女士从内心产生了些小小的担忧——从她第一天来Facebook上班起就从未见过Mark主动请过一次假。


而这,全是因为Mark是个超级恐怖的暴君型工作狂,即使是在他被流感病毒(以Mark的耐寒程度来说,真是个非常罕见的情况)击倒高烧到头痛欲裂双眼无神后,还是会自己奋力开车来到他那间财大气粗的全玻璃办公室内坚持办公,虽然没人知道他是怎样独自一人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来顺利开车到公司来的,也很快就派遣专人把他押解回家卧床养病。但这次事件的发生还是让所有了解其内情的员工们都感到了阵阵不寒而栗,尤其是那些总是被压迫最狠的码农们。每当提起这个时,他们几乎都要吓得抱成一团瑟瑟发抖了。



是的,Mark就是这么一个毫无道理可讲的工作狂,他的富有几乎超出了绝大部分人的想象极限,可他的生活却过得和清教徒一样严谨自律而又艰苦朴素,似乎这位青年才俊除了对着他心爱的网站修修补补之外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工作空余处喝罐红牛或啤酒之类的饮料,抑或是嚼上两根红色的原味甘草糖。当然了,有时候他会两样一起搭配着品尝,这样就足以满足一位亿万富翁对物质所需的一切要求了,简直要比养只懒洋洋的兔子所花的精力还要小。


不过虽然Mark自己的生活毫无一般人所通常理解的乐趣可言,但他对Facebook的态度却像是恶龙对待着他所守护的最后一小堆财宝似的精心呵护,容不得出现一丝一毫的损失。



但让我们返回那个不同寻常打破平静的奇迹早晨吧,那才是故事的开端。而对于刚从床上醒来还犹带睡意的Mark来说,那只不过是个最为平常不过的一天开头罢了。他和平常一样毫无异样的起床,随手套上他最喜欢的浅灰色Gap徽标帽衫,然后佝偻着身体拖着步子心情糟糕的走出卧室。对于时常熬夜作息时间表一团糟的家伙来说,他们通常都有不小的起床气,Mark则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不过,这可贵的寻常并没持续多久,很快,也不过就是在浴室洗漱消磨的那段时间吧,Mark就颠覆了他作为一名坚定唯物论者的的世界观。顺便一提,也弄丢了他新买的嗡嗡作响的蓝色电动牙刷,不过这倒不是件坏事,因为那个破玩意十分的难用,而Mark又总懒得再去超市挑选一个它的继任者,只好每天早晨冒着头骨震碎的危险来清洁口腔卫生。



而截止到此时,奇迹出现后的30分钟后,Mark为了使自己混沌不堪的脑子能更加清醒一点,已经慨然灌下了他的第三杯超浓速溶黑咖啡,这对一个才刚起床的人来说可能有点过于亢奋,所以Mark当即又决定再开罐冰啤酒用低温来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是个好主意吗,不是吗?


但他还是决定这么做了,不过正当他用牙咬开自己的啤酒瓶盖时,他听见了一个小小的不太赞同却又很熟悉,简直太过熟悉的声音像见鬼一样从他凌乱的大理石流理台面上响了起来:



“早上八点半就喝酒吗?我觉得这可不太好,先生。你一早已经摄入了太多不健康的饮料,现在应该吃个青草三明治还有水果缓缓才对。为你的胃多着想吧,那个老家伙也不容易。”



Mark的动作僵住了,他缓缓放下了自己的啤酒瓶子,用他那张面无表情却能从上看出略带谴责的脸看向他小小的不速之客:“这还不是你的错?我本来有着很平淡不需要摄入这么多咖啡因的一天清晨,只不过你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安排。Wardo。”他伸出手来好让那位拇指大点身着黑色燕尾服与礼帽的小绅士跳能到他的掌心上来,打算把对方举到自己的双眼前方来好好进行一场有关于责任划分的辩论来。


和Mark的挚友有着相同长相,只不过却是个最小码数的绅士把一个小巧精致的金质怀表收回了他的燕尾服内,又委屈地眨了眨他温润的棕色大眼睛,似乎对Mark的抱怨很有些不满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对方大错特错的谬论,于是只好昂起头来做出一副对刚才话题充耳不闻的鸵鸟姿态,以求蒙混过关换个话题。毕竟在这个满是巨人国的可怕世界里,只有这位没有耳朵尾巴的Mark是他唯一可依赖的对象啦。Eduardo还是挺乐意相信Mark的,虽然这位异世界里的巨人Mark看起来和他懒洋洋的丈夫有很多的不同之处,以及没有长出一对可爱长耳朵的和短绒绒尾巴的他火辣程度也很一般。


TBC



评论(2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