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翻译】It all feels right with you around

It all feels right with you around


配对:Richard Hendriks/Jared Dunn

注释:贾里德成长史以及有关他的……一见钟情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3674

翻译授权:


他父母管他叫唐纳德,而等他长大一些,他猜测那该是他们并不像其所应该那么在乎他的迹象了。(他几乎是感激那些人们都喊他贾里德。纠正他们的叫法是很容易但,可,那也是个更棒的名字呀。不过,往往他在自言自语或是签约时,他用了“贾里德”来代替,而那往往有点儿让人不安。)

在贾里德七岁时,他母亲已经是第三次把他遗落在一家超市卖场里了。到她最终认领他时,这花费了她差不多要三个小时的时间,而他就坐在有一队有保安护卫着他的经理办公室里。在当时,他曾为这个而哭泣过可是,多年后,他发现自己好奇着是否有任何令她必须得来接他回去的充分理由,以及绝望的味道总像是醺醺醉后的香气。


当他十二岁时,在某天早上醒来后他发烧到了一百度,但无论如何他都去了学校,自从他猜测出他父母并不信他,不论他有多少次把温度计推进他们的脸颊里。而他不仅仅是在休息时间晕过去了,还把疾病也传染给了他唯一的好友。在那之后,他朋友的妈妈甚至再也不许他们去见对方了。

十六岁时,贾里德在从家中走去图书馆的路上发现了一只在路边走失的猫咪。他在自己的书包底部带来了她的家,并且因为他正好刚读完了红字所以就唤她赫丝特(他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了),接着他犯了个错误,把她的事情告诉了他父亲。直到一天中午贾里德回到他房间里发现她消失无踪前,赫丝特在他的壁橱里住了三天。他说服自己她的脱逃不过是意外事件或是他父亲做了件正确之事,找到了她的原主。可是在那天中,贾里德学习到他真不是一个善于在虚假事物上欺瞒自我的人。


一年后他发现自己站在厨房里试图为他自己做一顿完整的感恩节完晚餐,因为他在提供帮助上犯了个错误。他们告诉他这很不错,即使这品种的火鸡肉过干了,土豆过硬还弄错了蔓越莓酱,那是他们常用的那种果汁原料罐头吗?他叔叔喊叫着说他看上去像是个会饿死老姑娘的家伙,并在桌子旁爆发出一阵大笑。贾里德跟着笑了,也。

他在高中资深年时和一名女孩约会了三天,这简直是头发生的难以置信的情况,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不过接着她就向他坦白他实在是太过粘人,所以她无法再与他约会了。贾里德猜他应该看开些,可他却仍停留在这份真相上,在某一时刻,某人会想要去亲吻他的。(一个吻,当然,这从未发生过但始终都有其发生可能性,而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所以他并没像他所应该的那样悲伤。直到一星期后他父亲问到他女友去了哪里,还在听贾里德解释发生什么时大笑前,这并未打击到他。而这之后就再没有其他女孩了。他觉得,大概是,在他的化学课上有那么个人,直到他恍然大悟那是她的实验搭档,一个名叫本的男孩儿像是代替了他。那令人非常困惑可他不愿去追究。不过也许他就该这么做。


在他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他和他的室友(一个嗓门响亮又性格外向的小矮子)相处得要远比贾里德暗自揣测的要融洽得多。他让贾里德在校园里和他一起出入,他们还会在一起去吃饭可是,最终,贾里德开始适应这些麻烦,而他认为这使得他室友加快认识到了其实他们两个并没太多共同点。他的最好朋友变成了隔壁楼里的一个伙计,贾里德发现他坐在自己床上,而右边房间的门只是稍稍关上,他听见一群他室友的朋友们和他的室友正讨论着如何来处理此种情况。最后,他们联合起来反对他,这令他没选择余地的只好同意在寒假前就交换房间。而他的新室友则用怒视以及从不费心记下他名字的方式来欢迎他。只除了当他住在走廊时所认识的一个带眼睛的高个儿女孩和一个他父亲男下属的外甥外,他在原宿舍楼里的朋友们都彻底忘记了他的存在。贾里德在他无事可做的第二学期里看了有超过一百部电影,直到今日,那仍是他最了不起的成就之一。

到了二十岁,他整晚整晚坐在桌前想搞完一份复杂的图表以证明——考虑到所有事情的发生离他的人生还有太遥远的距离——对他来说没什么可以改善的(至少是,在社交上没有)。他去了一处高原,在那里即使他期盼着有什么失望的话,也再不会有麻烦来打扰他了。当人们开始聆听他时,他有了份体面的工作但他们仍就会叫错他的名字,他令他的夜晚是在家中度过的,点一些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从未得到多的订餐外卖,以及看看纪录片。他可以控制这个。


不过那就是,当然了,理查德决定露面的时刻。

而那就犹如是他被当胸被猛揍了一拳(贾里德对这个倒是有些经验)可接着,突然间,理查德转身走了,不仅仅是从几百万美元前走开了,并且是从也算属于他的大笔金钱前离开而这让他感到像是,不光是被某人狠揍了他一顿,而是他现在正身处于一艘停泊在大海中央却正在缓慢漏气的救生艇中。这完全的超过了,他意识到,可这也是明明确确的事实。他回想起那个他曾在高中时约会过三天的女孩,他想起了本。这让他难以理解但,不知为何,他发现了魔笛手的开业派对并且也去那里庆祝了,手中则攥着在距离那里最近的酒品店里排队买到的一瓶香槟。


他紧张极了(比他通常情况下还要更紧张),甚至还在他试着为香槟付款时三次把信用卡掉在地上。收银员轻蔑地哼出了声,而排在贾里德后面的那个男人则对他说当他向自己的妻子求婚时也这般紧张,那将会很顺利并且她很可能给予他同意的答复。而他的信用卡第四次掉落在地了。

在贾里德小心翼翼驶入车道之时他注意到,那房子挺小不过却从屋内的灯光中透出了温暖的橙色光芒。他穿上了夹克可又脱下了它,几秒钟后他锁好车,不过他又改变了主意,重新打开车后穿上了外套。他几乎是在关车篷时才想起可能对派对来说夹克可能有点太过了,所以他又折返回去脱掉了它,而这也让他发现自己把香槟落在在副驾驶座上了。


贾里德透过窗户向里面致意,理查德是那个给他开门的人,还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待聆听贾里德想说些什么以及为何来到他的门阶之上,所以贾里德评论了一番他自己的长相,提起了他的叔叔但那好像并没起什么作用,所以他焦虑地咳嗽起来又再次尝试了一回。

他给理查德的疑惑以利诱来作为回话,提议也许他们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加入,不过他似乎只是令局势变得更加的混乱尴尬了。接着有个模模糊糊的身影突然出现,取代了他被邀请进屋的好意,贾里德条件反射般的向后蹒跚退去,明白地讲说他迷了路。



他从不是位斗士,所以他把香槟交到了理查德手上,然后眼看着那扇门在他脸前砰然阖上。

___________TBC

评论(12)

热度(54)

  1. ALL一枝奋起的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