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翻译】It all feels right with you around(下)

当他到家后之他试着让自己看了会电视,只是那并没有让他感觉好一点,于是他不再看电视直接爬上了床,平躺注视着开裂的吊顶,勉强眨着眼睛。他数数到十五,然后到了三十,接着一路数到一百可他仍就是,大睁双眼,思考着他怎样才能做的更好,或是如何开口则更加合适。这不是他的错,可他觉得他似乎应该知道那些,但他帮不上忙,没有想到任何可以令他自己多些自信的法子或者再回到之前那几分钟里出现,好像那样就可以变得有些不同。


当他八岁时得到了第一份派对邀请,那孩子的父母让他去邀请全班所有同学来参加,因为这是正确的行为,即使那里有一部分他不想邀请的人也在那里。贾里德起先并不想去但他母亲坚持,说他不会再去毁掉一次机遇的,所以他去了可是,抵达后,他被放逐到每一间他走进房间的角落里。这瞬间应令他誓不参加未来任何一个派对但,不知怎么的,这却令他想要再去参加另一场甚至更多场派对了,只是为了向人证明他能处理好这种场面,他可以真的成为一个有趣的家伙如果有某人允许这发生的话。当然了,这之后,他难得获得另一份派对邀请函,好像他带着他本人并不知道的某份醒目的关于“别放这人进你家”的种类清单。如果他真想去参加一次派对的话,他得确保自己在那里足够自在所以得进行一次彻底的暗访,只除了一次在他大学二年级时额万圣节期间和今晚(而这几次经历都不太好)。



在差不多凌晨两点的某个时间吧,当贾里德觉得他最后终于能睡着时却听见电话铃声响了,而当他找到它时被毯子绊倒时几乎把自己摔成脑震荡,双脚则正在地板上滑行。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号码立刻闪耀在屏幕之上,他考虑了一下,好奇着如果这是他妈妈搞到了另一支便宜的新电话,那它就是另一件可解决的简单紧急事态,或者也可能是他父亲又一次喝醉了拨号给他不过,当他回复时,他惊喜地听到了于另一端的声音是理查德。


理查德正在寻求他的帮助,但实际上贾里德在理查德增补完成他的句子前就已经穿戴完整地坐在方向盘后了。



___________


“这次我真的很感谢。”当他进门时理查德悄声说道,贾里德仅是点点头,回了个微笑因为他突然就口干舌燥起来,而当他一把抓住他在跑出公寓时匆忙往里塞进笔电皮包的带子时双手已经汗湿了。那间房子里很温暖,闻上去有着像是有一股无法分辨的陈旧气味和烟味,破旧磨损的木地板上散落着插入延长线蜿蜒着的不同颜色电缆,当他们走过去时他几乎被它们绊倒。理查德领他转过拐角穿过了一截短走廊,而直到他们站进去前贾里德都没发现他们要去的是理查德的房间,理查德在他们身后小心地关上了屋门。



理查德说了一些有关于整个商业计划是如何的严酷折磨以致令他力不从心的,他觉得贾里德是真的明白他在谈论什么以及他并没听从埃利希(那家伙,贾里德提醒自己,早前告诉他去操自己的那位),接着他问道这是否打扰到了他,因为他们可能不会拥有太多睡眠时间。他说的很散漫不过贾里德在认真倾听着他所说的每个字,并不想去打断他,只是等待理查德渐渐地不再讲述他自己,然后他们在只稍微存在那么一点点尴尬的沉默中离开了那里。贾里德有许多话想要开口,他能感到他的胃深处就像是有一罐只等待喷涌而出的碳酸饮料正在翻滚着不过,与之相反,他得到了生意上的权限而他猜测这是因为那就是所有他为何最终能在此的真实原因。


他们紧挨着坐在一处,理查德拿给贾里德的椅子有点过小不过他并出声没抱怨。他语速很快却很条理谨慎,理查德慢慢的也开始理解了。贾里德认定了这次的事,只不过一晚上就会弄清结束(尽管他们剩下的工作量大得惊人),他将会被询问何时回去家中然后留下一份关于简单文件的有用注意事项给理查德还有他的朋友们参考但是,当他开始感到麻木般的疲惫从指尖蔓延到肩膀时,他听见理查德开口说:



“你能留下来吗?”


“再待上几个小时?当然了。”(如果理查德愿意的话他简直可以永远留在这儿。)



 “不,我的意思是……”理查德犹豫了,拿手掌疲惫地揉着脸颊。“我只想说,以后这里还会有更多像这样的问题出现,更多我并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商务类型的问题出现,无论人们都如何的坚持那些东西其实很简单容易。”贾里德想支持这些并不简单,因为这很简单的话他不会为此接受大学教育,以及无论是谁告诉了他这很简单的话都是骗他的,但他并未说出口,因为很明显理查德已然知晓这个了。“你似乎真处理掉了这个问题。与我过去几天相比来说,如果你在这的话我会有更大的发展,”贾里德的指头轻敲着键盘。


 “我真的愿意相信在你这儿个宏伟的蓝图,”贾里德最终开口道。



 “你真这么想?”理查德的声音很惊讶,贾里德转身看向他,点了点头。


 “你为你的公司冒下了巨大的风险的想法是正确的。”



"是啊,好吧,到目前为止每个人都让我恰好想起我拒绝了一千万美元,好像我并不知道那天所发生的分分秒秒似的,"理查德咬紧牙齿,他的双脚心不在焉地踢着他们所坐着的书桌,下面所压着的空间是理查德所睡的双层床。(当他还小时理查德总是要一个但是他母亲坚信他会从上面掉下来然后摔得头骨开裂,有时她会详尽的给他阐明所有折磨人的细节,直到他患上了恐高症后。)


 "你这么做-"



“谢了。”


 “—可这是个很棒的想法。我知道你将会为此成功的。”贾里德实事求是的说,因为他完全相信这会成功,然后理查德只是凝视着他,而这好像有一个小时之久,好像他之前从未听见过这话或者,至少,没有说的这么直白或是温和过,他清了清喉咙。



 “我明确希望你能留下来。”


贾里德又感到了自己被当胸中了一拳,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感到没什么欲求能比得上去攥住理查德的手了,只要再给他几秒钟来坚持,他向他移动着手指却犹豫了,假装成他只不过是想要伸展手指来代替。



___________


贾里德留下来了。



他辞掉了自己薪水丰厚的体面工作,还有他那个总认为他的名字是贾里德的老板,他抓住了这个机会来更加接近离理查德。他真正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有用的家伙了,在这里他们全部都需要他的存在(特别是理查德)但,事实则是,他总在那里是因为每当他看向理查德时就感觉自己像是患上了轻微的窒息,他不想错过这个。


___________



他站在舞台上,仍有着少许的狂躁存在,接着便发现他们赢了。他不假思索地,冲向了理查德,用手臂环进他的怀抱中去,理查德紧张地笑了不过回抱了他。


晚些时候,在回到酒店房间之后他们全都同意去试着睡上几个小时,但贾里德却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仍十分清醒,不过这看上去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听见了他附近身边的鼾声小合唱。而接着他通过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动静,他看见理查德坐在了他身边可是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贾里德想对他说他告诉过他的,在第一晚他们躲在理查德的屋子里就提到过,为他的商业计划书工作而保持清醒,当贾里德对他说他会成功时(他就是知道),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因为理查德是如此的令人惊叹,即使是在他自己大部分都不相信的时间里。



而这一切都停留在他舌尖之上,但是在理查德握住了他的手后,任何贾里德想要说出口的计划都轰然飞出窗外,而接下了他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的瞠目结舌到无法言语了。


___________


在贾里德十四岁时,他有一次在晚餐桌上宣布他长大之后他会去做些大事的,不光如此,而且他还会一个人孤军奋战。他的父母犹豫着,叉子悬停在他们盘子的上方接着他们放声大笑。



“可以啊,”他父亲在把铲食物入口中前他说道,“无论你说什么,唐纳德。”


贾里德在他不相信这话之前其实有片刻的时间是真的认为他相信了,不过接着理查德就挥舞着走进了他的人生,以及他终于开始思考也许十四岁的他终究是说对了些什么东西。


END


自己的第一篇硅谷翻译文,虽然文笔很渣烂,但也请大家多包涵啊QUQ

PS:硅谷第二季今天播出了!!!简直太开心>W<虽然小哥画面好少,也仍是食物链最底端orz,但也激动的不行……(默默地说这也算是贺文吧⁄(⁄ ⁄•⁄ω⁄•⁄ ⁄)⁄)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