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代发翻译】With Secrets at Our Fingertips(蛰工AU)

作者:lc2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6448

原译者:暮空  

  前文翻译: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81400-1-1.html



得到了译者姑娘的授权,开心>///< 以下是仍是原翻译暮空菇娘翻的,比我的棒好多哦QWWWQ  请大家开心食用,我原来的错漏好多orz

当人们问起Eduardo是怎么和Mark交上朋友时,他总会笑起来然后扯上些无稽之谈。他的微笑传递着温暖,肢体叙述着友善,无论何人同他交谈都会发现自己跟着笑了起来,深陷入谈话之中。只有当很久以后他们才会意识到——也可能根本就不会——那些话跟问题根本就毫不相干。

这就是你衡量一个骗子成功与否的标准——目标究竟花上多久才会意识到自己被诓骗了。

真正发生的则是,Eduardo一直避着AEPi聚会,直到他拿到了他的测试结果,直到那一刻他真正意识到一方面,确实,蛰工们为哈佛所欢迎,但他们同时还是有被指望着真正用用功。他正纠结于,是给他父亲打电话、弄些要挟当前系主任的把柄——他在讹诈的活上一直都干得不错——还是平生第一次地放下他的身段。

他坐在单人间的床上,手机在两手间传来传去,一面思考着他父亲会怎么说。先前从未有人劝说过Eduardo不要去诉诸敲诈的手段;说到底当你95%的业务都非法的时候,这也是个正当的商业选择了。但他总是自己搜集细节。他该怎么跟他父亲说——“嘿,我不想费心去读书了,所以我需要毁了一个人的生活,来给我搭把手”?

哪怕只是脑袋里想想,对于美利坚最大犯罪家族其一之子,这听着都是个相当不靠谱的保底之策。他可以召来一名蛰工,自己炮制些要挟的把柄出来:在记忆上做点小手脚,或许再加些梦境术,这个人就会发现自己卷进了一桩绯闻中需要依靠Eduardo来保守秘密。

倒不是他之前没干过这种事,但是他的系主任会带着符咒,这玩意一直都是个麻烦,而且从迈阿密叫来蛰工的花销可比Eduardo愿意为一场考试破费的要多。另一方面,脑海深处一个小小的声音很快就提醒他,之后还会有其他的考试,而最佳的要挟把柄是那种可以一次次反复使用的。

之后就又还要去寻求帮助,又还要跑回到父亲那里、投奔父亲的资源,一般情况下Eduardo都厌恶依赖他人,更不消说他才刚刚拉开了些理想的距离,好不容易可以靠自己本事自力更生。证明他可以自己做出一番事业。

因此他放下了电话,审视着他手头的选项。如果他真的非常非常走运的话,那个人或许会在输入系统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他的成绩打错而且永远都不注意到,但这个层次上的时运术很难集中。他很容易就会只弄出来一笔客观的横财,或是一轮特别棒的一夜情。这两者也都不差,只是他们可解决不了他当下的问题。

他摆弄着颈侧的护身符,他平时思考的时候总会这么做——让小小的石子来来回回地相互撞着——这时他想起来了那某个手腕上的那串石子。想起来某个人在他眼前晃着的、开裂的石头。

有可能Mark的大部分符咒石都是假的——他有一个变形符,而它们统统都是假的,所以如果有某人有那么一个,基本就可以推断那个摊贩在所有的石子上都造了假。或许时运石是真有效的——时运师一抓一大把,那些没跟家族扯上联系的,可以靠在街边卖些护身符给还算诚信的市场贩子挣点小钱。

他又一次捡起了电话,这次毫不犹豫地拨通了James的电话——一个Eduardo在AEPi和哈佛投资协会上认识的二年级生。James是目前的二年级首席,不过他很不幸地有在见人时卷起袖子的偏好,再来一两束霉运他的位置就要丢掉给别人坐了。

Eduardo总是很谨慎地对待霉运。送出去的霉运应该足够小,其反冲只局限于在地毯上绊跤或是把堆书掉得地上到处都是。哪怕当下身处哈佛,他还是会时不时地回想起那场比赛,想到让一个人失掉大半的财产。这和那些轻微的霉运截然不同,反冲迟迟未到有时会弄得他夜不能寐。

“喂,你好。”James说道,带着生气十足的快活劲,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被人又下蛰技又诓骗、要给他从声望十足的位置上拉下来,“我刚刚从一场投资委员会会议上出来,会上你的名字不停地冒出来。都是好事情,我保证。”

James有颗好心肠但又是那种分外热心的类型,这让人很容易从他那把什么都给窃走。Eduardo几乎都要为此难过了。“我希望你有帮我说点好话,你知道这个组织对我的未来有多重要。”

几乎。

“别担心,我完全站在你这边。现在,除非你会通灵,你打电话来肯定不会是为了谈那个。对于保障个人投资你有什么疑问吗?”

Eduardo非常确信,关于保障投资他比哈佛投资协会剩下所有人加起来了解得还有多,尽管可能James想教他的方法包括的保险和可变贷款多一些,包含的体术蛰技和拇指夹少一些。

“我有,是的。”他说,因为表现出热心向来都不会有什么妨害,“有机会,你可不可以去帮我检查一下我投资组合里面的一些地方?”

“我这会儿稍稍有点忙,我有堂课,然后是我的学习小组。你今晚有空吗?”

“大概吧。”Eduardo夸大出被耍了的口吻,“我向AEPi上的某人借了本书,他们明天就要拿回去,但我错过了聚会,所以我大概要耗上整晚上试着找到他们住哪间寝室了。等我弄完了会告诉你的,你能顺路来下吗?”他开始把电话从耳边拿越拿越远,“很高兴和你讲……”

“等等。”James阻止了他,Eduardo得逞一笑,又把电话拿回到耳边,发出“我听着在”的声响。“AEPi的谁?”James问。

Eduardo回想了一下偶尔成功地和Mark进行了社交的几个家伙。并没有很多可供选择的。“他金头发,长得不错。黑的皮革手套。Chris,我不知道他的姓。”

“Chris Hughes。”James说道。他现在听起来更紧张了些,不过也是,他正准备给Eduardo些Chris可能不想让人知道的信息,而且他觉得自己做这些全都是自己主动的,“他是Kirkland,和人合住一间那种3人房。12号吧,大概。”他停顿了下,努力想要听上去不为所动的样子。“你知道,只是帮你起个头好找。”

“你真是救了我的命!”Eduardo激动地说,“那我晚上带上东西到你那去,7点左右?”

“听着挺好。”James说道,Eduardo的感激之情让他稍稍好过了些,“或许,你可以不用告诉Chris是我跟你说的?只是,我从会员登记上看来的,那个是保密的,所以……”

“没问题,没问题。我会说我从办公室的家伙们那里弄来的。我本来也就是打算那么做的,你不过是帮我省了几小时的跑腿活儿。”Eduardo不知道他说的“办公室的家伙们”到底指得是谁,或校园中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办公室,哪怕你只知道他的名以及他能黑进学员记录,也能给你那学生的房间号。“那我们回见了,好吧?”

他挂断了电话,在心里默默地记下,等从Kirkland回来,要记得整理出些外行的投资有价债券组合明细之类的。没有让James晓得他的钱真正活跃在哪些领域的必要。James人太好,不适合经营家族们会资助的那些产业。



~

TBC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