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从天而降

天降梗,谨以此文送给我的朋友 @可乐术 ,这是答应他很久的欠文了。希望我可以尽快完成它,别又加多加一坑。


一、

好吧,那么这就是今天了,一个除了主角外所有人都满意之极的派对之夜,因为这里有着大麻,啤酒,绝妙音乐,彩色灯光的胡乱扫射,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衣着暴露胸大无脑在狂欢热舞的辣妞儿们。Mark其实有点惊讶,虽然从他的面部表情上不好察觉,但Dustin可以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把这个生日派对开的如此完美,即使是在Chris的帮助下进行的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了。

只可惜Mark对这一切并没什么兴趣——他已经透支工作好几周了,即使是对他自己来说,那也算是超负荷工作了。The Facebook的构建工作实在太繁重了,如果只是繁重的编程作业倒还不算什么,问题在于,Mark还必须得要为日渐捉襟见肘的资金问题烦恼,哦亲爱的主啊他现在真!的!需要一位金主或者是懂金融的伙计入伙了。否则他就要在刚成年后的一个月内,或者更精确些,三周之内就面临破产了。The Facebook也会彻底完蛋,这点比破产还让人无法忍受。

每次想到这些几乎算得上火烧眉毛的烦心事都会让Mark大喝几口手上的啤酒,这极为深刻的锻炼了他的膀胱功能。Mark并不想借酒浇愁,但他那财源紧张而导致的强迫症迫使现在的他已无法容忍哪怕一镍币的浪费行为了。即使派对的主意是Dustin的,而启动资金也是他和Chris俩人合伙凑的,他除了让自己两手空空的站到Dustin所租住的小房间里,再没付出别的什么代价了。还有也就只有那些个Mark为了能使这个荒谬派对可以胎死腹中而提出的苛刻要求能够算得上贡献了。很明显,无论是他的建议还是他潜藏在建议下的险恶用心,都失败了。

因为每个人都非常想要休息一晚,可以好好的玩玩放松下。而最早入伙The Facebook的Dustin简直为了这个念头而变得有点走火入魔无所不能了。他贡献出了自己合租房子起居室的一夜使用权,邪门的说服通了其他几个住在这里的室友一起参加这个派对(Mark怀疑Chris在其中出力不小),还置办出了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邀请了他在加州认识的所有人类。

不论如何,Mark总算是在今夜成年了。而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也有快有一个星期多没有睡过正经觉了。Mark深刻清晰地认为自己比起费尽心思勾搭个火辣小妞,解除身为处男的邪恶诅咒,更紧迫需要的还是氧气和深度睡眠。如果Mark就此过劳猝死的话,Dustin绝不是The Facebook的下任CEO的好人选,他会把Mark的心血改成什么见鬼的养鸡农场游戏之类的可怕东西。这几乎是可以预见的未来了。

但前那个大喝特喝的主意并不是个理智决定,如果他的肾脏可表达自己意见的话,说不定早就开始破口大骂了。起码在他喝第五瓶时就会如此。Mark真怀念那个住在破旧宿舍里可以肆意奢侈浪费的自己,原来想成为个亿万富翁还真的有些难度。在那个关于Dustin胡作非为和他的肾破口大骂的可怕想象下的驱使,Mark毫无留恋抛弃了那个为“自己所办”的成年派对,溜上了楼顶阁楼里Dustin的狭小房间,准备利用这个大好时机为下一周的工作攒好精力,毕竟没完成的项目还多的可怕,这都得需要Mark来一点点来完善。所幸,他还年轻到不会有失眠的症状出现,在沾上枕头的五秒内,Mark已经打起了呼噜。这是胜利的号角。

二、

当Mark再次醒来时,准确来说是凭借生物本能的逃生之举,伴随着一声对他的心脏来说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和些许细碎瓦片的无差别攻击。Mark凭借着自己在初中时曾被校园霸凌后产生的优良身体反射功能,双手立刻交叉到脑后护住了脑袋并锁紧了脖子,对一个半睡半醒的人来说这反应够称得上不可思议(amazing)了。出乎他意料的,Mark听见了对面离他很近的地方传来一声轻笑。那声音里醉意朦胧,上挑的尾音里又着撒娇般的轻佻。这令Mark不自觉僵了一下,而还没等他伸展开来,他能感觉到有一只带着外面新鲜空气微凉感觉与酒气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的发卷,戳碰到了他的头皮,这真是太失礼的行为了。Mark的胸膛中充满了对这个讨厌鬼的怒火,被惊醒吓到的怨气,还有起床气,他怒气冲冲地抬起了身子,那动作看起来像只愤怒的伸出自己厚重壳子的鳄龟,却不期然让对方的手指从自己的头颅上顺势滑向了嘴唇。

他的床上,他的面前半躺着一位衣着凌乱的漂亮男孩,他古铜色滑腻的肌肤在胸前纠结成一团的白衬衫的映衬下暴露无疑,对方睁着大大的,像是日本漫画里的人物一样可爱温暖的巧克力色眼睛,真是全方位的秀色可餐。“嘿,伙计。我很抱歉刚才发生的一切,”漂亮男孩的嗓子沙哑,稚嫩声线还带着一丝拉丁美洲的异域风情。“真的很对不起,但我想或许我能补偿点你什么,毕竟你看起来这么的可爱。”

睁着一双可爱大眼的男孩就这么直直地放荡的扑进了Mark的怀里,他能感觉到对方带着露水气息微凉的身体在他怀里是多么合宜。而此刻Mark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质疑“WOW”,他也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你好,WOW先生,我是Eduardo,Eduardo.Saverin”这名从天而降的男孩开始一只手玩弄起他短裤的扣子,另一只手则肆无忌惮地从他的T恤里一点一点小爬虫样的往里探。Mark不知道是该摁住对方即将要揪住他一侧乳头的手指好,还是先拿开那只已经解开了他的扣子正慢慢拉开拉链的另一只手好,这让他手忙脚乱,几乎无法应对。艳遇总要来的这么可怕吗?

不过这想法只是一闪而逝,他几乎还来不及说出除了名字外其他的东西就被这位自称“Eduardo”的男孩解下了裤子。而这最终令Mark无法忍受的爆发了,他讨厌这种极度超出自己控制范围内的事情。于是他猛地转过身,握住对方不老实的正在他内裤外上下挑逗性徘徊的手指,把这位可爱的Eduardo狠狠压在了这张太过柔软的床垫上。这位突如其来的男孩深陷于床垫里,几乎像是个纯洁的婴儿,只要不算上对方身上喷薄散发着的醺醺醉后的酒气,和过于红润急迫等待亲吻的双唇外。

“老实点!”Mark扬起眉毛冷喝道,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表情有点像神经质的反派人物,一般人的反应不是被这表情吓退乖乖听从指令,就是冲过来尽自己所能揍他一顿狠的。Mark希望Eduardo能被吓住,说实在的,他的脑子实在有些纷乱,不知道是否该在今天脱离处男身份。万一这男孩身上有性病怎么办,或者更糟糕,他其实是名艾滋携带者,为了散播病毒而免费大量的让人干他?

但另一方面,这是Mark的十八岁生日。他马上就要成年了,而在他刚刚睡够几个小时后就从天而降一位美人(虽然是男性)供他享乐,这难道不更像是一份来自上帝的贺礼?Mark觉得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复杂精彩极了,所以才会让那个睁着大大眼睛,状似无辜的男孩钻了空子。对方轻柔地抬起了膝盖开始在他胯间缓慢又漫不经心地磨蹭,同时懒洋洋地抬起上半身把舌头直接送到了他的耳腔里,那湿漉漉又温热的感觉令Mark浑身颤抖起来。“主啊,这刺激甚至比正被磨蹭着的下半身感觉还要好。”Mark晕晕乎乎地想到,觉得他拒绝的决心又随之飘远了一些,但他仍能坚持。

“你在担心什么,”Eduardo微喘着气低语,“我很干净,如果你怀疑这个的话,我可以脱光衣服供你仔细检查检查。”他的笑容有点迷离,似乎并不为Mark扫兴的不信任而感到侮辱,这让Mark内心有点奇怪的感觉。他毫无理由地发觉对方好像有读心能力,起码能读懂他的一举一动。Mark侧转了脑袋,嘴唇捧出到了对方脸颊,他顺着那条黄金分割的线条向下滑去,嗅闻着对方颈子间因为兴奋而微咸的汗意。

“如果你只是在潜伏期呢,我可不想因为一夜情而去看医生,这太丢脸了,”Mark不由自主想要问Eduardo这样欠揍的问题,他期待着对方的反应。Eduardo嗔怪似的咬了一口他的肩胛骨,含混不清的开口,“噢天哪,那我可不清楚!或许你该有点冒险精神,像个男子汉一样,放几只手指进到我里面来,好好摸清楚我到底如何。”

Mark抿起了嘴角,盯着对方戏谑的巧克力色瞳仁,有点恼羞成怒“当然,我会的。”

tbc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