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TSN/惊魂半小时】惊情时速【Nick/Eduardo;微量ME】

前言:这是一篇花朵和电影《惊魂半小时》里杰西扮演的披萨男孩Nick的拉郎文,也是我另一篇文的小外传,但不影响独立观看。不建议两文联动,因为第一那文还坑着,二惊情此文文结尾会是HE,而那篇文最后则是马总花朵HE结尾,so……PS:斜线代表攻受 PPS:有些句子引用自惊魂半小时电影

 平心而论,Eduardo实在是恨死了这个随便找个美国小镇出来散心旅游的主意。他不该接受愚蠢的听从了Dustin的怂恿,真正以为凭借自己低迷的运气还能碰上什么好事情。不过人总是这样,运气越差就越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来,再加上有Chris在视频的另一头也极力劝导。

“去吧,伙计。从地图上随便找个小镇,租间舒适的居家小屋,每天随意逛逛吃点当地特色,再结识段艳遇,认识个可爱的邻家姑娘,或者小伙儿。给自己放个一年半载的假期,这操蛋诉讼拖了这么久,你也该松口气了。Mark就是个混球,他总有一天会大悔特悔的。”

瞧瞧吧,这是多么诱惑人的上钩推销词啊,简直是直观的在他眼前徐徐勾勒出一幅绝佳的浪漫田园爱情戏剧。Eduardo在被迷惑的那段短暂时光里,认为这主意被Chris描绘的棒极了。他真不该忘记Chris那天生魔鬼般伶俐的舌头是有多大说服力的,也许邪教教主是比调教Mark做个像样总裁的公关工作更适合他。

当然,如果Eduardo还有命在,太阳穴上没有吃上一颗莫名其妙的枪子儿,或者是被c4炸的尸骨不全的话,他绝对会记得提醒Chris这点。作为这次美妙出行的伴手礼。

而噩梦的开端就起始于一个该死的资产阶级无名小镇。Eduardo在全美地图掷骰子投到的一个小地方,一个表面看上去无害的疗伤无聊之地。而他来这儿的原因也是在这几年漫长官司的拉锯战后终于成了他他妈并不需要的亿万富翁,拥有数不清的钞票,但失去了他内心一眼就认定的人生伴侣,未来必然的结婚对象。还受了损友三言两语的蛊惑。

于是Eduardo买了穿越大半个美国的火车票,租了间可爱温馨的民宅,屋主需要渡人生的第四次蜜月,而Eduardo出手大方。

那是所好房子,Eduardo一整天都该待在那里反思人生的失败自怨自艾才对,或者是看看无聊的肥皂剧干掉一整桶冰激凌,再喝个烂醉如泥大哭一场。

那说不定就能逃开被银行抢匪绑架的小概率好运气了。但Eduardo认真事后回想,凭借着他自从碰上Sean.parker就一路走低的形势来看,他或许真正适合的居所是24小时都有专业护理监管的疗养院。

这是有充分现实根据的结论。Eduardo才来镇上不到一天,而他进那家本地银行只不过是职业本能作怪想开个本地账户而已。但就是这么个燥热普通的下午,这么个散散漫漫的本地小破银行,来了两个傻里傻气又歇斯底里的抢匪。他们满不在乎的挥舞着手枪,吵吵闹闹地争吵着自相矛盾的话,大声呼喝着要所有人趴下听从指挥,否则就杀人,而这十来条人命则仅仅值得抢劫十万美金。

Eduardo有点想笑,为了这可怜的金额。他抱头蜷缩在办公桌旁,位置问题令他离那个叫“Luis”的抢匪距离很近。他莫名的感觉那罪犯的声音听上去实在有些熟悉,又模糊发觉自己精神实在很游离,离死亡这样近反而无法恐惧了。

“我才二十四岁,”他在朦朦胧胧中想起这点,“这一生太失败了,除了官司打赢一事无成,而Mark却那么成功,”旁边传来枪响声和中年男人饱受痛苦的嚎哭声,而Eduardo咬紧了牙关,为他的无能为他的愤怒和不甘。

不!他不想死,至少不能是这样可笑的死去,让Mark想起他的死因时因他的倒霉捧腹大笑,或是嘲讽地对周围人评论起“啊,那个可怜的巴西混球,拿到支票还没兑现就被人掀了后脑勺,漂亮脸蛋什么都不剩,要知道他以前还吸过我呢,虽然现在想起他在新闻上最后的那张脸就让我毛骨悚然。”

Eduardo决定搏一搏。他的抬起眼睛盯紧了那个Luis的一举一动,同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上摸索着放在桌上的拆信刀。刀子划破他的手指,血腥味道涌了出来,Eduardo却握紧了刀子,闪电般把它藏进了大衣口袋中,感谢他最近糟糕怕冷的身体吧。Luis扭了过来,他的眼神扫视过Eduardo和他藏在背后沾满血的手掌。

“你,伸出手举过耳朵走过来!”抢匪这样命令着,他的另一个同伙拿着十万现金也冲了过来,在外面的警铃声大作下,他们用枪抵住Eduardo的颈动脉,同时发表了自己的撤退讲演:

“抱歉,先生女士们。我搞砸了你们的一天并且还得继续搞砸这位先生接下来的日子!但是这都是因为你们!”他激愤的拿枪乱指着两名傻逼银行职员,“你们毁了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接着裹挟Eduardo向外逃去,警察在外面等待着他。Eduardo安静顺从地和他们一起走向前,等待着自己的死刑,悄悄伸进衣兜里的手指则紧握着刀子,打算起码在死前弄残一名狗娘养的抢劫犯。“像个男人一样!”Eduardo打算遵从父亲的教导,为自己最后留下点尊严。

他一边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一边努力在弯曲他的手腕以求解开绑缚在他腕间的绳子。上次他被这么绑起来还是他头回去Facebook签合同时在Mark的公寓里玩的这个游戏,感谢上帝,上次为了向Mark炫耀技巧的重温这次终于派上用场了,他很快就要解开这些该死的绳子,然后见机逃跑了。

这可是两个丧心病狂的匪徒强盗,并且有一个身上还捆绑着一整胸膛的炸弹!

前方正在疯狂飚车试图甩掉条子的Nick和Dwayne并没怎么关心那个车后座上被他们裹挟到车上的小白脸,他们正忙着吵架呢。Dwayne大骂Nick是个转弯过头的蠢货,Nick也正急着反唇相讥。事实上,他们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身后那个一直默不出声锁在后座的身影,光忙着发愁炸弹和警车追踪的事情了。

Nick一把摘下了热的要死的头套,又甩了甩都塌在一起的小发卷儿。同时扒下了Dwayne头上的那个,“摘了它吧,伙计。条子已经被我们甩开了,你难道不热吗?”

Dwayne想狠狠揍那个上了他姐妹的蠢货一拳,但又怕触发了炸弹,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横眉立目地叫骂起来:“我们不能摘头套!你忘了后座上还有一个人质在吗,你这头蠢驴!现在我们必须得把他做掉或者弄傻才行,要不条子就会知道咱俩是谁,然后冲到你家和我家抓住咱们了!我真不该跟你趟这趟浑水,我可是个人民教师啊。”

Dwayne抱着脑袋哀叹,不过这一切都比不上Nick所带给Eduardo的冲击来的大。“Mark?”他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了,“你竟然是Mark?!”充盈的怒气令这位巴西裔小伙子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绳子,并且用那绳子紧勒住Nick的脖子,憋的他满脸通红一个劲儿抓挠。

“竟然是你,Mark!”他狂怒的咆哮着,“你!这个!该下地狱的!家伙!!你是穷疯了吗,竟然为了十万美元和人同谋来绑架我!?你是不是还骇进我的电脑查我的行踪,别以为玩什么英雄救美那一套我就会感动,然后原谅你!你要是真想死,咱们正好一起同归于尽!”

局势转变的太快了,Nick死死踩住了刹车,终于停住了急速中的车子。Dwayne举起枪顶住癫狂公子哥儿的太阳穴,威胁道:“快放开他,你这个疯子!他身上有炸弹,他要是死了咱们全玩完!而且他也不是什么Mark,他是Luis!从监狱打死条子刚逃出来的Luis!”

Eduardo疯狂的笑了,眼里布满了条条血丝“你们正好可以用这话下地狱骗鬼去吧!为了区区十万美元就来抢银行绑架我?咱们的官司上个月才结束,混蛋!!你签了6亿美元的支票给我,你当我会相信你们的胡说八道吗,Zuckerberg?!”

TBC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