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TSN】In a 3 way (联文第二发)

我这一发联文终于是搞定了,下面就看 @橘川 橘子的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在这一发里也没有肉;=; 但还是请大家不要心急,橘子是写肉和开污小能手呢。他的肉肯定好吃啦,敬请期待哦ow<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我的这发,多夸夸拖延症强的作者说不定他就会开始填坑了呢orz

2

“嘿宝贝儿,别那么心急,”Eduardo将微凉的手指伸进了Mark的上衣内,轻柔的玩弄着对方左边细小的乳首,“慢慢来,我们还有整夜时间呢。”

可惜的是,这友善的劝阻没起作用,反而他沙哑的带着异域风韵的嗓音令Mark更激动了,他几乎是立时打了个寒战,忽略了对方那几乎顺势而下要潜入内裤中的手掌了。他还没机会能去发现这个,因为很快,Sean就已经把车子开到了他们合租的住处。那是间漂亮干净的小别墅,凭它优越的地理位置来说,应该造价不菲,远远不是Mark可以在加州所能负担起的那种。

但现在,Mark完全没心思去品评房子的好坏。他满心失落又依依不舍地把手从Eduardo的丰满挺翘的臀肉中抽离。“我们到家了,小可爱,”Eduardo在他耳边轻轻喘息着,在后车座上半撑起了修长的身体,同时打开了车门,“你还有一次可以选择逃离的机会,别抱怨daddy没发出过警告。”

Mark突然觉得这一幕场景很好笑,这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并不晓得他将要面临什么。于是他饶有兴味地转头看了眼在驾驶位上好整以暇看戏的同谋。Sean则心照不宣地朝他了眨了眨眼,用口型感叹了句“how nice.”

真是合宜的评语。Mark转过脑袋用手强硬的掰起了Eduardo的头颅,以他平时最擅长的嘲讽耸了耸肩:“上帝啊,你还真是欠操。我会让你知道我不小了,daddy。”有着一双钴蓝色冷漠眼睛的卷发少年咬牙嚼字地说完这几句话,就带着被小觑后愤愤不平的怒火狂热地啃咬了Eduardo的嘴唇,截住了对方曾平稳的呼吸。

Eduardo捂住自己留有深深牙印的呼吸,有点诧异地看着Mark率先走向了他和Sean的房子。“真带劲儿,我简直都有点喜欢这个伙计了。”他挑起了眉喃喃说道,似乎是自言的自语又似乎是在和Sean交流火辣程度。

“因为他整个人本来就是你的品味,刻薄机敏又天才,最重要的是还有着一脑袋浓密的小卷儿,”Sean笑眯眯地回答了Eduardo的问题。“我倒觉得你是在形容自己,老朋友。”Eduardo俯身过去隔着椅背和Sean交换了一个含有唾液和舌头运动的热吻来。

“你今天和那位小朋友忽略了我好久,”Sean断断续续地在这个吻之间抱怨道,“我的裤子简直都要被撑裂了,还在专心开车,而你却在后座一刻也等不及地玩的开心极了。”Eduardo把手指伸入Sean柔软的发丝中,感受着其中柔软的触感。“别孩子气,我会补偿你的。”Eduardo睁大了他那双无辜的小鹿眼,“你头个儿来把那小处子开苞,任你玩,我不会和你抢。”

Sean满意的笑了,他锁上车子,向早已等在前方的Mark走去。千万别忘记你的承诺,甜心,”Sean说道,“快走吧,让我们的客人等到不耐烦可就太过失礼了。”他们携手行走在咯吱咯吱的雪地上,前方的Mark正不耐烦的倚在房廊上,等待着两位不知礼的东道,手里还拿着不知是谁的快递。

“谢谢你的举手之劳,这很贴心,”赶过来的Eduardo低下头亲昵的吻了Mark的眼角,他灵活的鲜红的舌头轻柔迅捷的舔过了对方卷翘又长的睫毛,感受着那类似蝴蝶挣扎一样的颤动。主啊,他真是爱死这个了!

Mark并不是知情解意那类型的小可爱男孩儿,他充满了刻薄的魅力。正因此,Mark伸出手蛮横的勾住比他高出不少的Eduardo的头颅,狠狠的啃噬了对方的嘴唇,并还含含糊糊地说了句,“别把我当混球(dick),这点礼数我还是有的。”
“哦?”Eduardo用手搔了搔Mark的下巴,“你待会儿会发现被当成混球有多快乐,或者是和两个混球共度一夜是怎样的销魂……”他痴痴的笑着,像是刚才在酒吧的那丁点酒精终于点燃了他不多的醉意。

已经是个真正成熟男人的Sean插进他们中间,眼疾手快地抢救出了那个可怜的快递,“让我们进去再亲热,男孩们。”他一边打开了房门,一边漫不经心地取出了盒子里新鲜的奶油与草莓。

“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宝贝。”Eduardo似乎像是一阵微醺的甜美到发腻的春风,连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低沉的焦糖甜味,Mark感觉自己跌跌撞撞地跃进了房间的玄关之内,又在恍恍惚惚间就丢失了他的上衣,初春仍微凉的空气袭击着他赤裸的苍白皮肤,刺激出一粒粒细小的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Sean在背后狠狠拧了他好几把,或许他真就如同被塞壬迷惑神智的傻水手一样步入情欲的深海了。“别忘记我们的初衷,Mark,”Sean皮肉不动的微笑提醒着他的同盟者,他露出的牙齿的样子有几分像鲨鱼“如果你真的彻底沦陷了,那么我想今晚,尽管我对你的兴趣不高,也只好伴着奶油和草莓佐餐,吃了你。”

“我会做好我那一部分的,”Mark挑了挑眉,带着青年人特有不服输的挑衅眼神。Sean只是低头轻抚了对方轻浮四散的小卷儿,“我只信自己的眼光,所以合作愉快,”

他的话音刚落,那位在约炮进行时接到父亲查岗的倒霉巴西公子哥已从他那间不大的卧室间踱了出来,诧异地看着两位正纯洁站立的另两位玩家,内心有点不好的预感:“你们怎么没有先开始,我说了不用等我。”

这是个很难用语言回答的问题。不过用动作来回答却很简单的很,Sean搂住了Eduardo的正面,给了他一个深刻交换唾液的吻,而Mark,则堂而皇之地把双手都用来抚摸感受对方那流线型肌肉薄厚均匀的背部线条,和那隐藏在剪裁完美的西裤之下,挺翘完美的屁股。

评论(2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