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TSN】让子弹飞 (ME,橘子生日快乐)

这篇是给@橘川的生贺,希望他天天开心快乐,永远黄暴可爱。不过自我感觉这篇写的很糟糕,希望橘子别介意呀qwq 大家也多留评论发表意见吧,挺想和大家交流交流的……另外这篇是我领橘子的血管梗,链接是 http://1899milan.lofter.com/post/1d4ecb67_a5cdbcb

    0

  春秋交季之时一直是流感高发季节,每年都会有很多可怜虫中招。而在今年的这可恶的有着狂风席卷的秋季,似乎问题更加严重。

  那该死的风向着全国各地肆意吹息着,把流感病毒吹向了每个轻忽保暖意义的可怜人。

    或者更确切点,那些蠢兮兮的年轻人们。

 此时正身处柯克兰宿舍的年轻的Mark.Zuckerberg先生就是其中一员,他正一脸不可置信的打喷嚏。

  “要知道,我从三岁后就再也没有得过感冒了,wardo”

     他唠唠叨叨的对着自己的朋友,一名叫做Eduardo的巴西裔美貌青年抱怨,对方有着一双引人注目的长腿和纤细腰肢,

 “这都怪Dustin,是他先感冒把病毒带进宿舍,传染上了Billy,那个对啥样的药都无所畏惧的老烟枪;

    接着放倒了我们的Chris,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我打赌连艾滋都会绕着他走。

    最后的最后,他终于把病毒带给了我,然后他自己反倒病好了!阿嚏!”

  Eduardo翻了翻眼睛,没对Mark对于他舍友的人身攻击有什么反应,只是递给他几张面巾纸。

    同时伸手摸了摸Mark的额头,听他能够絮叨的骂人,就证明他的烧肯定退了。

 “别忘了那条都市传说,当你感冒后只要感染上三个人就能痊愈了。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或许你也该反省下自己,像这种冷到死的天气是不合适穿牛仔短裤和人字拖的。我想,肯定是这两样东西拖累了你的健康指数。”

   Eduardo一边说,一边把温度计粗暴的插进Mark的嘴里。

 这引起了一阵含含糊糊的抗议。Eduardo挑了挑眉,同时威胁性的转了转那只圆柱形的温度计。

    这动作实在和某种不可描述的行为十分相像。

 

    Mark紧急闭了嘴。而Eduardo的耳边终于获得短暂的平静。

 反正也只有一小会。

  1

  “或许我真该在Dustin感冒后就紧急搬到你的宿舍避难,”

    Mark活动着他酸痛的口腔,仍在抱怨他的倒霉室友。

 Eduardo用一种诡异的眼神歪头看着Mark,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浑身汗兮兮又黏腻的宅男朋友变得十分有魅力。

 他因为揉鼻子而变得通红的鼻头,被身体免疫系统烧的闪闪发亮的湛蓝双眼和刻薄的下眼眶轮廓,还有那张总是在喋喋不休,麻烦的Eduardo恨不得一把掐住的红润双唇。

 哇,他突然发现Mark浑身都充满了那种属于宅男的诡异魅力。

    或许Eduardo也被病毒感染了,否则不然为何他想要扑倒Mark,然后好好感受感受他发烧时的火热身体?

 他不能再继续联想了。

    不能想象如果Mark现在仍处于高烧时他的肉棒会不会也会比平常人的平常温度要热上很多,那肯定会烫的他肠壁内部很舒服;

  Mark的乳头也会超乎寻常火热,两个灼烫的小点像是两点顽强燃烧的星星之火,他的全身都会是完美的欲火灼烧般的炙热。

 Eduardo实在忍不住悄悄舔了舔他的嘴唇。他看着自己无辜的正在小心翼翼啄饮可可棉花糖的挚交好友,未老先衰的叹了口气,

   “不,我不是那么变态的人……”巴西来的美貌青年在内心拼命的动摇挣扎起来。

  2

    而他可气的好朋友蓬乱着卷发,一点也不知道他最好朋友的内心挣扎。

    只是Mark的话题已无限跑火车,从流行性感冒转到了他最爱的编程上。

   Eduardo完全听不懂Mark在编程上的专业术语,除了有关数学的那部分。

    但这并不妨碍他用一种全新的欣赏眼光来看待Mark。

    他甚至为此推迟了几分钟Mark的休息入眠时间,因为不忍看Mark他从慷慨激昂的演讲状态瞬间变成可怜巴巴的被感冒击倒的小卷毛。

   主啊,他的心里充满了少女般的柔情!

   Eduardo惊异极了。

   他几乎是惊慌失措的摁躺下Mark,又责令他好好睡觉休息,并且毫不留情的没收了对方的笔电。

    看着Mark那副不爽的面瘫脸,Eduardo实在忍不住自己脸上的微笑。

   他放松了对自己的戒心,伸出手去从Mark那头永不屈服的小卷毛开始,穿过金棕色的发丝,和自己完全不同的浅淡眉毛,属于犹太人的高耸鼻梁,最终到达了Mark正撅着嘴旁的小酒窝。

   “睡个好觉,你和你的身体实在需要休息了。”Eduardo俯下身子在Mark轻声低语。

    Mark只能在一股灼热中感受着wardo带来的震颤,他突然很想亲吻这个有着荒谬发型的好朋友。

    不是出于情欲,只是想让wardo也来感受到自己所被震颤到的惊诧。

    在病中这实在算得上一个好主意。健康时则不是。

   所幸Mark还知道询问,于是他开口询问了,像个真正的绅士,像个知道你除了人工呼吸外不可以无理由舌吻最好朋友的小混球。

   只有那些会把自己的人生搞的一塌糊涂的正常人才会感性上头就不管不顾亲吻自己的好朋友,就会不顾一切和他们上床,罗曼史纠纠缠缠到天涯海角。

    Mark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所以他会询问:“wardo?”

     “什么事?我在这呢。”

     “我可不可以做你男友,我的意思是,我突然很想亲你,所以,你能做我男友吗?这样我就能随意亲你了。”

    “那你就不能再亲其他的女孩了。”

    Mark就当Eduardo同意了,他从被单中探出手臂捞住wardo那修长的不像话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宅男的吻,有着不熟练的舔嘴唇和牙齿间的磕磕碰碰。

   Eduardo还给他的是一个火热到窒息的吻,Mark能感觉到Eduardo唇齿间的犹豫和蠢蠢欲动。

   Eduardo总是他们之间激情四溢的那一个,这从他的祖国就能看出来。

   “你知道自己做了个什么样的决定吗?”Eduardo用肘部在Mark的胸前支撑起身体。

Mark看着他,Eduardo的棕眼睛里充满了狂热,和一个傻乎乎的一脸唾液的Mark自己。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不会是个好情人的。”

Eduardo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像是个等待猎人判决的小鹿。

    到底是放他生路,还是一枪打爆他的脑袋?

   Mark再次亲吻了他的好朋友,用一种混球才特有的高傲语调开口:

   “那正好互补不是吗,我正好也不是一个会体贴关心的好情人。”

    Eduardo仰首大笑。

    而Mark则趁机把那个装载着那篇他从市卫组织的最高级私密数据库中找到的,关于这次流感可能会导致心脏部分的血液传染,从而致使他人疯狂爱上病原体文章的U盘扔进床边的水杯里。

    他本想分享给wardo评论这一结论的荒谬可笑,不过现在,没这个必要了。

    Mark正忙着享受和自己男友的亲密时光呢,他喜欢自己的卷发被轻柔抚摸,也喜欢成为那个小汤匙。

     

                                                            end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