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漫威铁虫女孩

【授翻】Reassurance (ABO,第五章)

第五章:复苏

 

作者的话:

 

实际上今天我本来不打算再更新一章的,不过我是救生员,而最近有一场强烈风暴袭来所以我们今天全都早下班啦(这是个多好的惊喜啊)

译者的话:

因为5月有个考试拖了很久,今后会加快速度的。另外,如果有虫请尽情的捉,译者只是个新手。@一枚卡圆的马卡龙 是我的beta,大多半荣誉归于她w

以下是正文,祝阅读愉快:



-彼得视角-

彼得感觉他的脑袋里充满了棉花。即使这样,他也不确定这是否能最佳描述出他的感受。一切都是东歪西倒,无甚意义的,但他能确定的知道一件事,就是这难忍的剧痛。他整个身躯都很疼,这比他曾经患过的每次流感引起的疼痛都要更糟。这就像是他的每束肌肉纤维送进了搅拌机,又重放回身体里,又像他的每根骨头都充斥着一点点吞噬他的热熔岩,。他脑内的颅压巨大,他希望自己已经溺死在河里。每次的呼吸都是轻浅的,甚至是最微小的动作都能放大这一切痛楚,而且这里没什么东西可以让彼得集中注意力好让他能从中逃脱。他感觉自己在某方面非常失败,但不能准确描述到底是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让斯塔克先生失望了。而这真的令他感觉特别糟糕。

随着时间推移,不管是过了几分几秒还是几小时,谁知道呢,彼得越来越难以感知到什么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的思维变得越来越不连贯,他甚至都不能将精神聚焦在疼痛上。他感觉自己在独个儿滑远,他想知道这何时才能停下,当死亡最终把他消耗殆尽时他也就不会再继续了。他希望自己能要求别人加快这个进程,这归根到底是他关于神明的想象罢了,如果祈祷的话祂可能就会出现的话,不知道是否有人会同情他。

他听见有声音在身边环绕,却已听不懂语意了。终于,他感到自己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大脑开始运转,但彼得却不是舵手。他感到一股暖流席卷着他,使得疼痛减轻了。他猜是他的Omega本性让他在濒死的瞬间更惬意些。他听说过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当某人处于缓慢死亡的状态时。这是种本能,因为如果他们的alpha或Omega本能受到伤害,那人类本身则会幸免于难。但这个理论包含着很多关于动物性的激烈讨论,彼得记不起他的这个状态下更精微的细节部分。

稍后,他感到肩上传来一阵刺痛,这被吞没感觉则更加深刻了。片刻之后,彼得终于回到现实世界,和斯塔克先生脸对脸。 在视线相对时,痛苦完全消除了,彼得知道他已得救。也许这不是什么高等力量,但斯塔克先生亲自到了这就意味着彼得会好起来的。彼得希望当他痊愈后斯塔克先生仍会让他去参加复仇者们的另一项任务,并且不会对他发脾气。如果斯塔克先生对彼得生气的话,他感觉自己可能会就这么崩溃。

他又滑动开来,但疼痛却没再反复。他多次醒来,可他却感到头昏眼花,并且每次醒来他都真的想再回去好好睡一觉。可斯塔克先生总待在这里,每时每刻。彼得用睡意惺忪的眼睛凝视着斯塔克先生喂他那些尝起来没什么味道的食物。斯塔克先生的面部平静,彼得就在想是多么绅士又宽容的男人才能照顾像是伤成他这样的笨小孩啊。

不过到底是什么伤了彼得?溺水当然不会对人有这种影响。他明白这可能会有点疼,可他相当肯定他在一夜间差点死去两回。有些事发生了,他得告诉斯塔克先生……不过斯塔克先生当时没亲自过来,所以他现在怎么会和彼得在一块?他现在为何会和彼得在一起?

不过到底是什么伤了彼得?溺水当然不会对人有这种影响。他明白这可能会有点疼,可他相当肯定他在一夜间差点死去两回。有些事发生了,他得告诉斯塔克先生……不过斯塔克先生当时没亲自过来,所以他现在怎么会和彼得在一块?他现在为何会和彼得在一起?

而更多的尴尬时刻在彼得需要去卫生间的时候。他简直每次都想去死,不过当他试图说话时,却感觉舌头变得沉重到无法形成一个单音节。他很肯定能有护士来替代这项工作。

最后,他能感受到自己是真醒过来了。他花了些时间才睁开眼睛进行移动,可当他睁开眼睛坐起身的时候所看见的场景绝对不是他所预期的场面。斯塔克先生站在他的左边,死死紧握他的手掌,而钢铁侠装甲则在他的床下,举起手臂准备炸飞某些站在门旁的人们。斯塔克先生吼叫着,当彼得望向他时发现他的眼睛赤红。

 “我漏了啥?”

时间似乎在这话后被冻住了,大家都在接受彼得已经醒来的事实。斯塔克先生的眼睛转回正常的颜色,他快速的命令装甲回归放置点。这里有个红头发,佩珀小姐,还有另一个彼得不记得他是否曾见过面的男人。斯塔克也松开了他握住的手,但他并没有推开彼得。

 “彼得,我们得谈谈。佩珀,罗迪,你们能否给我们一些空间?”斯塔克先生的语气表明,根本没有任何辩论余地可言,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

 “斯塔克先生,发生了什么,是…-”

 “彼得,请叫我托尼,”他打断道,示意彼得先不要闲谈,又腾出一只手让他保持安静。

 “彼得…”托尼叹息着,“你,或者说你的Omega本能,经历了诱导期。”

 “这不可能,先生…嗯,托尼。我想你是错了,因为我现在是,很喜欢一个女孩,但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我几乎对她全一无所知,所以这真的很难想象我的Omega本性会对这种情况不屑一顾。还有,我甚至从没和她相处过当……”

 “我得再次打断你了,冠军。我想如果我最好把一切都摆在桌面上谈,这样一来就不会乱了,我们也可以尽可能的把所有激烈情绪都一并快的解决掉。

      我想如果我最好马上把一切都摆上桌面谈开,这样一来就能消除困惑,还能让我们尽快克服掉所有的激烈情绪,我想这是最好的。”托尼在说这个时显得很内疚,并且在他每说一个字后都会越来越内疚。

 “彼得…我不知为何在你差点溺水后我们的谈话中诱导了你。我把你带到这里,这间医院,但你的情况很糟,医生们确认你处在濒死状态下,所以我标记了你。我对你有责任,我不能就这么让你去死,以及我理解你如果想设置些界限,以让我尽可能少参与你人生的行为是合理的。我知道这种情形并不完美,但你有那么多的伤,以及-”

 “等下,我能再听一遍吗?”彼得不确定地问道,不敢相信如果这是某种扭曲的梦境,而他其实还没完全醒来。

 “彼得,我们现在是伴侣了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安排-”

 “为啥我会不想让我的伴侣参与我的人生?你应该爱你的伴侣,无论如何都要照顾他们,”彼得说这些话时不敢直视托尼的脸,取而代之的是盯着他的手。他相当确定托尼是希望彼得“最低限度”参与他的生活,但对他个人最后所期望的事。即使他们不是伴侣,他也很崇拜托尼,希望花时间和他待在一起。他想向托尼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人,是他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不会仅仅是个有些蠢的男孩,他有自己的意义和决心。他需要安心。

 “彼得,说真的你对我来说太天真了,亲爱的主啊。”托尼用一只手揉着他的太阳穴,彼得沉默地注意到他的左手仍处在一个微妙的交缠中。这让他内心感到这一切都很奇异,充斥着溢满的温暖,不过这感觉很棒。

 “总之,是什么让你这么兴高采烈的?绝大多数人都会被吓坏,如果他们在濒死醒后发现自己得和一个有着自我保护问题的自恋老家伙结成伴侣的话。”托尼探查着彼得的双眼,彼得只用笑意来回应年长男人脸上的失意之情。

 “托尼,在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崇拜你了。你超级聪明,又拯救过这个世界,就更别提那种吸引力了…”彼得含糊着,红着脸望向别处。

 “噢,彼得…”托尼叹息着,“当我们走出这间屋子时,会有充满了整个世界的混乱和麻烦等着我们。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Omega本能选你是有原因的,托尼。我必须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你是个糟糕的伴侣我是不会选你的。也许有人会不同意这段关系,但无论是谁想改变什么都太迟了。不过现在,这有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我必须告诉你。那些家伙-”

 “彼得,我已经在你走后派了一支队伍去解决它。你现在需要集中精神在复建上,不是去做蜘蛛侠。另外,我们得和你婶婶谈谈这事儿,因为她现在非常生气。我有80%肯定她现在就在门外准备进来后,再随时把我阉了。”

 “如果她试图用任何法子伤害你,我会毫不犹豫保护你的。”

 “问题在于,孩子。你基本上不认识除媒体描述之外的我。你婶婶是你的家人,你不能抛开一切,就因为我在你昏过去的时候咬了你。如果有什么事,你得在我面前保护自己-”

 “托尼,你咬我是为了救我一命。不是每个人都乐意这么干的。你可以只是放任诱导自生自灭,可你没有这么做这代表着你在乎我。梅婶不高兴又怎样?她爱我,我知道如果我告诉她我也多么在乎你的话,她会改变想法的。如果我必须保护你的屁股以表明我在乎,这就是我会做的。”彼得脸上的神情坚定,思路清晰。




TBC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