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高祁】樱桃的滋味 上(厅长性转,肉)

纯为苏祁厅花,作者一颗苏心彭洽彭洽在跳动不喜欢点叉就好。 

祁同薇想到自己把人生中的第一次给了她在大学时最崇敬的老师,这让她有点轻微的反胃。

也许不是因为对象是高育良,她曾经的恩师,而是因为女人在第一次和异性性交时总会有反胃的情绪存在。

祁同薇没过多想过这个问题。事实上,在经历了梁璐这个禽兽般的现任丈夫之后,她在内心中对任何来自男人的触碰多少都感到抵触和恶心。

可又止不住有一丝期待,祁同薇痛恨如此兽性的自己。

而此时的她,仍还是神态自若地坐在这间曾经无数次和学弟们,和前男友陈阳造访过的卧室床上,光裸的双腿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足够她的高老师从足尖抚摸到腿根。

屋内是一片漆黑的。

在这暗不见底的夜色中,祁同薇只能听见老师越发急促的呼吸声。那种被人轻抚的触觉在视觉的茫然下越发敏感,像是夏日收麦时小虫在身上一蹦一蹦的爬伏。

她忍不住伸手去探老师的头颅,想除了这虚无般的轻触外,感受到更真实的存在。她的手被高育良捉进掌中,他的手是那样大,指端因为常年握笔充满了硬硬的茧子。

“别怕,同薇。”

高育良吻了吻祁同薇曲起的指节,像是在温柔的安抚她紧张的心。而另一只正自下而上的手也很绅士,没有直接伸进裙内,只停在她膝盖内侧的弯窝处揉捏,力气一下大过一下。

这样的力道让祁同薇仿佛全身都卸了劲,她从不知道自己这里竟然如此不经摸。她感到浑身的血在慢慢热起来,如果一锅缓慢爬升到沸点的清汤。既滚烫又清澈,只好任人拿捏。

她忍不住低声笑了,声音软而脆:

“幸好是老师,别人这样对我,我可是真会怕的……”

高育良也笑了,在寂暗中露出如往日般慈蔼的笑。他站起来俯下身深深亲吻祁同薇的嘴唇,把对方的舌头哺到自己嘴中细细品尝。

祁同薇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热情而激烈的吻,在亲吻中能品尝到深刻的属于成年人的爱与性欲在。

她和陈阳在大学时还很纯情,只轻吻过额头,那样的吻犹如夏日间不经意的一阵风,消散的很快。

祁同薇愈发发现自己在老师手中的青涩,她的全身都沉浸在吻中,分不出神去再在乎其他的廉耻道德了。

属于成熟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在祁同薇身边环绕,她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湿润的身体,仿佛在期待被这个男人打开,侵入。

于是她忍不住用自己平时完全不会出现的,娇滴滴的声线发出催促的喉音,像是一只未舔够鲜鱼的小猫咪。

右手也第一次挣脱了老师的掌握,开始自己大胆的探索。

祁同薇从来不是个胆怯的女孩,她堂而皇之地把手探进老师那件已经起球的丑陋的羊毛衫和旧衬衣之下,用拇指淘气地搔刮摁压位于腹股沟之上的肚脐眼。

那对于男人来说,是个危险的敏感地带。高育良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随即惩罚般的咬了一下自己这位大胆学生的精巧下巴。

“小丫头,别胡闹,”
可这一次,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中满是灼人欲火,使得这一贯师道尊严的训导便显出些苍白无力,无处落地了。

所幸,学生倒是好学生。祁同薇从善如流,她放过了那一小块刚刚占领的高地,又开始在老师的腹部腰间四处乱摸乱搔,感受着老师平时并不显露的腹肌块。

高育良见她已经放下了恐惧,便慢慢将祁同薇推倒在床上,双手握住她那幼嫩而白皙的肩膀,褪下那件大红色的碎花裙。

这仿佛如同婚礼般的颜色,高育良能明白祁同薇心中的意难平。

她就这样恣意的躺在床上,不自卑也不骄狂地展露着自己完美无瑕的胴体。

她的乳房是高耸而挺立的,尖端只有一抹淡红点缀在上面,浑身的肌肤是细腻的透着肉欲的粉色,犹如最上等的软玉,发着莹莹的光;

双腿是长而健直,从小在山中奔跑跳跃长大的孩子仿佛被赋予了山的活力,无论是小腿还是大腿都没有一块绵绵的软肉,高育良能够毫不费力的想象到被这样一双长腿夹在腰间是什么样的销魂滋味;

就连她躯干上身受的三处弹疤,仿佛也如同是在勾人肉欲的联想,垂头品尝的锦上添花。

她不需要多做矫饰,只是简简单单的躺在他的床上,便能让他的心中绕满了无数柔情。

祁同薇是他的学生,可他却忍不住想要膜拜在这样充满青春,无一处瑕疵的躯体上。

犹如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毕竟她是如此完美,如同诞生在海水泡沫中的维纳斯。纯真的天性深情中本就带了惑人的本领。

这样的美丽让高育良浑然忘记了自己在内心中所制定的,社会道德下,家庭责任中要求他所承担的不越雷池。

其实从头至尾,无论这些年来有着如何冷静而自持的外表,他也只是一个内里燃着烈火的浪子。对于传统道德的嗤之以鼻,隐藏在高育良那副永远挂在鼻梁上,彬彬有礼的眼镜下。

太任性的灵魂,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好情人,好丈夫,好父亲。

可祁同薇不在乎。

她贫瘠的如同冬夜里那个窝在他人墙根卖火柴的小女孩,兜里没有一角钱可供她花,手中却还死握着一把战战兢兢的理想的光热等自己玩命实现。

当她望向墙内人家橘黄的灯光,烤得油滋满溢的肥硕火鸡,和一家人团坐的笑语温存时,也只有点一根火柴,让这易逝的光热好歹带来片刻的安慰。

她如同扑火的飞蛾伸出两只手臂勾住老师的脖子,把自己送上去。这个曾经在她心中如父如师般的长辈就这么被她自己亲手扼死,祁同薇一点也不后悔。

她的羞耻心和后悔的情绪在求婚成功的那一天,在婚后无数个地狱般磋磨人的日子里磨光了。

没有什么东西能比拟权力的味道。祁同薇欣然于自己可以选择献媚给老师,而不是其他脑满肠肥的“领导”们。

能在通向权力的铺路石上多享受一点真切的温情与爱意,是份多让人惊喜的意外礼包啊。

祁同薇意乱情迷在这权欲与肉欲肆流的怀抱中,她终于第一次享受到属于男女之间的极乐是什么。

tbc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