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昨日贪欢(高祁清水,上)

原创

标题:昨日贪欢

原作:人民的名义

分级:全年龄(G)

警告:重要角色死亡,有高凤提及,高老师喜当爹系列

配对:高育良X祁同伟

注释: 高老师入狱后的那些事儿。

作者的话:本文主西皮是高祁,高祁,高祁,一切剧情发展以高祁这个点为前提,欺负高老师比较厉害,不爽不喜欢不要看。只是一篇OOC到天际的梗文而已,不接受任何掐架。不爽不要看就好,作者的心是妙脆角,一碰就碎。

最后,祝大家五二零吃糖快乐~


来到秦城监狱服刑已经有三年,高育良并没有因为狱中生活而显出憔悴老态。他的身体一都很硬朗,而现在因为放下了心中最后一块大石,反而更显得云淡风轻来。

  这几年里,高育良被探视的次数并不多。第一年里,芳芳还多来过几次,只不过有回在探视室撞上同来探视的小凤后她便再不来了,只是逢年过节寄些信件贺卡。

  高育良心里清楚,芳芳是伤心了。这孩子性格像他,无论多大的事都忍在心里,面子上从来都能让大家好看。

  可是再忍火,这火也忍了快十年。惠芬曾在他刚服刑的时候托芳芳送来一封信,毫不留情地告诉自己芳芳早就知道父母的这笔算不清的烂账。

  也因此对婚姻和家庭生活产生绝望,决意终身不嫁。她甚至惧怕恋爱,和任何人都保持一定的交往距离。私生活比南极的冰还要干净,活的像是个虔诚的清教徒。

  她劝不动女儿,只能希望曾经的政法委书记可以起点作用,说服女儿能多少回转心意,谈一次恋爱。

  可高育良连为女儿做这么一点都做不到。

  芳芳每次都是不远千里从美国坐飞机赶来探视父亲,她从没有嫌弃过他。

  她是个高挑而瘦削的女人,与儿时肉乎乎的样子差了很多。两腮间有着微微的凹陷,眼神里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冷淡和默然,又有着沉重的疲惫和绝望。

  高育良想不起女儿是如何变成如今的陌生样子,他的人生太过忙碌,实在是有很久没有关心过她的成长了。

  直到再见女儿,高育良才明白为什么吴慧芬在信里的话会那样直白而急切。她也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膝下只有这一滴骨血。这个世间除了父母会真切的为了儿女急切,还会有谁呢?

  可是现在是急也急不来了。

  高育良不知道该责怪谁,小凤也只是单纯想来看望丈夫而已。他能不让她来吗?他不再是先前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没办法协调别人来探视他的时间。

  而吴慧芬最后一次寄给他的信件里,没什么话也没有,只有一本最新出版刊订的万历十五年。

  高育良满是苍凉地想,她是恨毒了高小凤,也恨毒了自己这个曾经为虎作伥帮助过的丈夫罢。

  高育良渐渐感到绝望,他明白是自己的作为使得女儿驶向了毁灭般疯狂的边缘。可是却对拯救她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她翻入黑沉的水下,芳芳不曾呼救,而他也不曾真正伸手救援。

  而更多时候,他不允许自己思考这么绝望的问题。他强迫自己去想生活里仅存的那些美好。

  比如他和小凤的那个男孩,还有同伟所留下的那个像极了父亲的女孩。

  高育良从不敢刻意想起自己的好学生,他永远忘不了后来在照片上看见祁同伟死相时的心情。

  祁同伟前方的脸部是完好无损的,仍留存着年轻时清隽的风貌。死人的嘴角上带着淘气而得意的笑意,像是每次朝他邀功耍宝时的表情,眼睛里却透露着对死亡的恐惧,和属于他这些年来积攒下的狠辣的执拗。

  当时高育良望着他不瞑目的眼睛,在想“真是个傻孩子。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他翻到下一张照片,里面真实地露出了祁同伟血肉横飞的后脑,又不禁咬紧牙关,眼睛酸涩起来。

  送照片来的候亮平用一种寒冰般的眼神注视着他,像是内心中对这位他早就看不起的学长的死有着无限悲愤。

“老师,我到今天才算真明白,原来您真的从不打诳语,三个学生里果然最偏爱我。”

  候亮平出门后许久才在他的手机上发了这样一条短信,许是他久捺而开不得口的话。

  高育良什么也没回。

  陈年往事就是这样,你不去回忆也会自动跑出来祸害人的心情。

  高育良放下吃到一半的白粥,他的情绪突然变得极坏。没过一刻,就有管教人员过来通知他,高小凤从香港赶来探视。

  距上次探视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几个月,高小凤依旧有一副低眉顺眼的温柔模样,只是曾丰润的脸颊凹陷成尖刻的颧骨,而久未打破尿酸的苹果肌亦如落幕般松垮下来,她气质里的孩子般的羞怯彻底消失,眼中的神色终变得如她姐姐般锐利了。

  眼下休息不足的浓重青涩即使用化妆品精心遮盖还是盖不住。以她一个独身的柔弱女子带两个正闹腾的大孩子,经济上又不富裕,人便自然而然便显出老相来。

  只是她仍是美的,垂下头颅时有种不胜娇羞的姿态,却不带着日本女子一向温驯的局气。

  “老高……”小凤踌躇了一会,终于是开了口。

  高育良稳稳地坐在她的对面,隐约能够猜到这位小娇妻探视的真正意图。

  只是他不能先开这个口。

  无论前尘到底如何,他到底已为这个女人付出了太多东西。要是再多体谅她年幼,先提出这最关键的一句话,恐怕就有点“过于犯贱”的嫌疑。

  高育良心知肚明,他这早就开始计入倒计时下的残生估计得腐烂在这座溢满沉沉死气的豪华监狱中。他不对自己能活着服完刑期有什么期待,出去后也没人给他养老,还不如直接死在监狱里来的方便。

  他落到这步田地并不是高小凤的错,高育良从不扯红颜祸水的咸淡屁话。他心知肚明自己是接受了什么,又为了得到什么才会如此。

  说句玩笑话,就算当初真正是刚正不阿到片叶不沾,说不定自己现在连到秦城坐牢的机会都没有哩。官场上的事如同恶鲤争食,有谁能说的清这一波波的浑水里潜藏着什么样的怪物呢?


TBC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