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昨日贪欢 2(高祁清水)

作者的话:对了上一发忘了说,这里面有高老师被NTR,而厅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小凤借种的天雷情节。它就是篇梗文,不喜误入!再重复一遍,作者的心是妙脆角,稍微一碰就渣渣了。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多多评论交流(。

   2

   

   玻璃杯中的绿茶是滚烫的,嫩叶在滚水中慢悠悠的翻了一个又一个圈。窗外温暖的的阳光照射得人昏昏欲睡,高育良很有些为这灿烂的阳光而出神,他很久都没有好好感受过阳光,和新鲜青草的气息。

  秦城的再如何待遇优良,也终究是座剥夺犯人自由权利的监狱。

  通常来说,当金色日光同青麦的气味混成一道时,总会使高育良想起祁同伟。

  他总是这样平和的阳光下不自觉的回忆起这位学生的音容,仿佛只要微眯上眼小憩一会儿,就能看到他逆着日光脚步轻快地向自己走来,带着不可置信的惊喜小声叫他“老师”。

  那样的日子明明只不过是几年前的旧事,到如今却仿佛也成了充满着金光闪闪的黄粱一梦罢了。

  高育良沉浸在这阳光带来的旧梦中,没仔细听高小凤到底朝他耳边诉啥样的衷情,只是老神在在的微笑着,鼓励她说出最后的想法。

“……我也是没办法的事。”

  高小凤用这句老套的台词作自己的总结,又偷眼去瞥高育良的神情。

  此刻,她又变回了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在青春期头一次做了叛逆大胆的决定,却希图着家长的支持。

  高育良是个绅士,他没理由拒绝一个人的成长。也不想圈着高小凤为自己守这份活寡,只除了一件事:

“小凤,离婚的事我不是不同意,可孩子的监护权要在我手里,你只能是代为行使。”

  在他现如今的人生中,恐怕也只有这一个男孩值得珍惜。即使他很清楚自己对孩子的成长教育几乎就是鞭长莫及,也总是要把监护权牢牢抓在手上才能心安。

  高小凤很明显不能接受这个条件,她的脸涨得通红,从太阳穴上簌簌流下的汗滴落在她精致的白色衣裙上,玷污了那一抹纯白。

  看得出来,她的内心中正在激烈而复杂的交战。她极力想要摆脱生活中任何烙印着高育良和汉东生活的一切,在香港如同凤凰般浴火重生,过一种崭新的,正常女性都会拥有的平凡生活。

  不再是一份被精心送出的礼品,一朵只能牢牢依附于爱人的菟丝子,只能落寞的为一个心血来潮时才会观赏自己的主人灿烂开放,每天的所思所想都只是可以如何讨好这个掌握她生死的,老男人。

  高小凤清楚她现在提出离婚是一种多么自私的行为。老高为她付出了很多,是将她从火坑中捞出来的恩人。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自己那渐渐泛活的心思,尤其是当老高被判服刑十八年,赵瑞龙也被判了死刑,汉东变天后,她却不自禁感到抒了一口气,仿佛人生中多年压着自己的大石头被搬开,露出一片朗朗晴天。

  似乎是从那一刻开始,高小凤突然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们做一次主了。她不再是任何人的笼中雁,也不再需要再依附谁而活,为别人的情绪变化挖空心思的讨好。

  这是一种全新的,让人上瘾的感受。她好像第一次从内而外体验到被人尊重意见的美好之处,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是谁的情人或太太而受到的恭维,全是凭借她自己的双手和能力。

    高小凤的人生开启了新的一页,她搬出原先的别墅,和一双儿女们搬进一间大小正合适的公寓,虽然每月都有不少的教育基金可供花用,不过她还是决定把这些大部分都真正投入在孩子们的教育上。

  孩子们全上了需要极高赞助费的优秀私立小学,再加上各种价格昂贵的兴趣班和家教费用后,她手头上便不剩什么余钱可供花用。

  生活费多少变得捉襟见肘,为此她头回去正经的公司应聘工作,过上了从前完全不敢想象的,为了琐碎生计奔波的平凡生活。

  高小凤却很快乐。仿佛现在这样斤斤计较的生活,比以前锦衣玉食金丝雀的日子更让感到她自在。现在的她,不再是令整个汉东哗然的红颜祸水,只是个面目平凡的庸俗母亲,过着再简单艰难不过的单身生涯。而唯一能令她忆起旧日时光的,就是去秦城监狱探望丈夫的时候了。

  三年于她,是一方天地的天翻地覆;三年于他,则只不过是虚耗时光而已。

  高育良坐在探视室里,仍带着那副玳瑁眼镜,除了几缕已遮掩不住的白发外,仍是那个言笑晏晏的政法委书记模样,如同旧日里的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切割了他,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完整的新人了。”高小凤在这三年的每次去探望高育良时,都在内心中拼命对自己强调这点。

  可真到了提出这点的今天,她的内心又一次充满了如同割裂般茫然的苦痛,还有不敢言喻的深深愧疚。不论他清楚,还是不清楚的一些事情,她始终是亏欠这个男人良多的。

  高小凤的内心在激烈的交战中,高育良一贯是洞察人心的好手,他则趁势继续对这个小女人循循善诱:

  “你不要紧张,孩子是你一直带的,以后也会是你带。就算监护权在我手上,等我服刑出狱也得有个十几年,你怕什么呢?我最多只是希望你能在孩子长大后,能带他来这里看望我一眼而已。”

  他想了想,看着高小凤的脸色又加了句,

  “到了这把年纪,我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什么可惦念的事呢?”

  这话似乎起到了反作用,倒是深深刺激到高小凤的情绪。她深深舒了口气,用一种再平静不过的语气质问高育良:

  “育良,你确实对我很好。当年把我从赵瑞龙手中救了出来不说,还教我文化知识。让我不至于除了如何讨人欢心外,连一点生活的技能都不具备。在我心底,还有我姐姐的心里,对这点都是无比的感激你。可是我们都到了如今地步,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到底是把我,把孩子放在什么位置上呢,难道你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吗?”

  高小凤讲不出更难听的话来,夫妇即使分手也不该口出恶言。更何况,她当年是被高育良从赵杜二禽兽手中救下来,她当然毫无保留的爱过这个男人。

  只是那份无法定义的爱情,早就被消磨在漫长的厮守时间中,变成一种无法言明的沉积物,其中汇聚了她前半生种种经历。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