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昨日贪欢 4(清水,有NTR预警不喜慎入 )

剧情终于发展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这次的更新里有关于高老师的ntr情节,有高小凤祁同伟bg提及,有琴凤姐妹为自己的利益而争取的剧情设置,不喜欢点叉就好,作者不接受任何掐架,也没黑任何一个人物。整个故事走向只是为了为高祁西皮而服务。

最后,希望大家阅读愉快,多和作者交流!


4


 高小凤的笑声中充斥着难言的悲凉,她抬起手背抹了抹已经哭到泛红的眼睛,稍微平复了心情,“没错,你们之间,你高育良和他祁同伟之间的关系确实不是有关同性之间的性吸引,”

  她咬碎银牙,一字一顿地下了结论,

  “你们是柏拉图般的,在性格和心灵上的互相靠近的爱情。你既同情他的遭遇,又鄙薄他不择手段的性格,同时还被他那海妖一样柔顺迷人的魅力所吸引。他满足了你对爱情所有构想,既驯服又野性,既胸怀天下的野心和能力,又有着不耻下问的品性和政治行为的幼稚,”

  她说到激昂处,不禁站起身,用她从未用过的冷淡目光盯着高育良,

  “如果你不爱他,为什么不放手?你毁了他去爱别人的能力,也毁了我姐姐一辈子!姐姐她这一辈子够苦了,她只爱着这一个男人啊!

  高育良,你既然说心里只忠于对我的爱情,那为什么不肯放祁同伟一条生路,让他对你彻底绝望,和我姐姐两个人好好厮守?明明连我有一次都看到过,祁同伟单膝跪在你身前,用最缠绵的方式亲吻你的袖口。”

  对话聊到这里算是越聊越荒诞了。高育良面沉如水,他此刻反而冷静下来,又端起玻璃壶为自己的杯子里添了些白水才开口:

  “我不知道你这些错觉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是高小琴向你灌输的荒唐念头。如果你说我婚后冷落了你,我无法否认,可是当时是有现实情况存在的,“

  他捏了捏鼻梁,显然争吵令他十分疲累。

  “我是有公职在身的,小凤。难道你想让我当时为你辞官不做才能满足你内心荒唐的,小女孩儿式的爱情幻想吗?能不能别这么天真啊!至于同伟亲吻我的袖口,哈!男人醉后的行为能有多荒谬,想必你最清楚。如果当年我没喝醉,或许你的今天就不会这么痛苦。”

  高小凤被这诡辩气得一乐,也因为这讽刺而愤怒的无以复加,她秀致的脸上显出了一种诡异的别样风情。她用力闭了闭眼,用一种冷酷中同情的荒谬眼光扫视着高育良,她那位还未分手的可怜丈夫,这注视进行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

  “瞧我,都气糊涂了。反正我们已经分居至少两年,我可以单独向法院起诉离婚。我来找你签字,只是为了我们双方面子上都好看,简单而已。以你我现在的婚姻情况来看,汉东的法院不会不判离的。至于孩子嘛,”

  高小凤咬了手指,做了个与她八面玲珑的姐姐相同的小动作,

  “想必你也不会想争取到,祁同伟不记名的私生子的抚养权吧。毕竟你们之间有着那么纯洁的交情,他对你的忠心是过命的无与伦比啊。”

  她的眼神里充盈着说不出的恶意,脸上的笑意与高小琴在面对侯亮平的质询时,何其相似,何其恶质。这是她最后致命的一击,是她的杀手锏。

  而这是高育良在这些年里,落魄入狱后承受种种打击后,第一次显露了他不可置信的受伤。此刻的他脸色阴冷,像是一只胸膛敞露着巨大空洞的孤狼,呼吸间都能听到他濒死的,破败的呼吸。他真的有些承受不住了。

  “这不可能。”

  在片刻后,已经老去的男人用漠然的语调否决了小妻子吐露的恶毒真相,他扶了扶眼镜,反而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令人诧异的微笑来。

  “小凤,事到如今,你再一次乱泼死人脏水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两夫妻讲话没必要再遮掩,你真认为我会傻到在你孕后没有验过父亲是谁,就急三火四娶你进门吗。我高育良可从没缺儿子到这个地步……更何况,就算你真的瞒天过海,祁同伟也绝不会冒险背叛我,和你偷情,”

  他双手交叉,露出一贯掌控局面的胜券在握,“坦白说,我的太太,我信任祁厅长对我的忠诚还是比你要高一点的。”

  “我可没有泼祁厅长的脏水,”高小凤动作娴雅地重新坐回沙发,细品了口已冷的龙井润喉咙后才开口,

  “你当然不傻了,可我们也不是白胸大无脑的白痴,事情既然做下自然就不怕你查。这年头哪里有人单打独斗的做事情,有组织自然碾压无序的单枪匹马。事实上,我成为你的太太,得到实际好处的可不光是我们姐妹。至于谁在我们背后支持得利,想必你也猜得到,”

  高小凤满脸平静的漠然,当惯玩物的人也并不是因为他们蠢笨如猪,没心没肺,势力优劣的对调简单若斯。

  “祁厅长确实无辜,他背叛谁,也不会对一串自己永远吃不到嘴的甜葡萄下手。否则的话,岂不就如看破红尘般,壮士断腕毁掉自己内心里那不可对人言一点不堪的念想吗?他和你是一样的待遇,都是我们所利用的男人罢了,”女人顿了顿,又重新开口,

  “难道你就从没有疑惑过,我跟了你六年都没怀过孕。怎么就那么巧合,姐姐怀孕后我就接着怀上孩子了。”

  高小凤拿右手食指姿态妩媚的抚了抚额前的碎发,露出一股破釜沉舟的人才会有的绝望的得意,

  “答案真的很简单,这不过是千百年来所有菟丝花唯一能走的路。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是姐姐的主意,不仅为了我后半生有靠,也为了她心里那永远都竞争不过一轮若即若离的白月光,绝望的恨意。事实上,只要我能有一个孩子,不论男女,哪怕你要我打掉那个孩子呢,这之间的情分终究会不一样。我的身份都不会只是一个年老色衰,用过即扔的消耗品,一个没人会正眼相瞧的情妇。

  综合而论,我们的祁大厅长则是最好的选择。他除你之外,也不过就是信任姐姐了。更何况,就算他真的察觉又如何,”

  也已经人到中年的女人冷笑一声,态度中充满了成年人冷酷的不屑。她摇晃着茶杯,又下意识抚过此刻平滑的小腹,

  “难道他祁同伟还有胆子冒着让他最‘敬爱纯洁的’老师疏远自己的可能性,而告发我们姐妹吗?就算真如此,赵公子也不能冒着让你伏师一怒,血流千里的危险而让他成事。

  有时候事情越荒诞,反而越简单易行。只是几杯掺杂可乐定的红酒就搞定了祁厅长,我便顺理成章的怀上孩子。

  从这方面来说,育良书记您还真是已经老了。”

  她斜倚着头颅,故意,孩子气的用那个高育良曾最欣赏的,纯真的视线盯着坐在另一端紧捉着扶手,青筋暴起的男人,

  “而你,想不到居然也是为了这样一个得来不易的孩子,竟肯把我娶进家门。只是可怜祁厅长,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有儿子,不知道他们祁家到底没有绝后。

  不过或许他知道后,也就再也不肯为他老师的安危而赴死了罢。男人嘛,不外乎如此。”

  高小凤说完便站起身,径直出了探视室的门。她在走出这座豪华而冰冷的监狱前都没有向后望去,也没有退后半步。

  她想,这就是她已然落下帷幕的前半生,虽然不够完美却也足够戏剧。

  而接下来,她想过一些简单的生活,没有那么多跌宕起伏的动人心弦,却足够琐碎,足够平淡。

  她没回头,就像是少年时从渔村走出的那天一样,她从不回头。

TBC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