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TSN】意料之外 (ME,第一发)

这是一个作者自嘲的花朵QJ梗设定,介意者慎入。一篇送给我的好友 @羊角加菲猫 的pwp小文,因为拖延症的关系我拖了很久很久………另外,虽然是PWP,但开头的第一发里没肉。

            0

  一般来说,Mark会选择性忽略Dustin给他过来的任何与工作无关的玩意。 

  作为一位非常忙碌且富有的跨国网络公司CEO,他每天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忙。可没有什么闲工夫像在大学时一样把时间浪费在品评各类视频游戏,吃掉数不清的高热量垃圾食品,任性的玩个不眠不休的36小时编程赛。 

  他是个有自制力的成年人了。 

  好吧,更多是因为他结婚了,嫁(或者是娶,因为这是在很无所谓,小报记者们)给了梦中情人所以得表现成熟点才行。 

  Mark从不认为自己还能再接受一次和Wardo出现什么感情上的危机。同样也不能接受Wardo在马上要步入中年还能在Bar里被小姑娘搭讪,他却长出中年宅男才会拥有的一层小肚腩。

  身材真是个大问题。固然Mark憎恨规律作息和减少使用电脑,但,中年危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这可和中年危机无关!戒掉碳酸饮料和高脂肪罐头食品你就会瘦回以前的样子,不是说你现在不可爱,我亲爱的。)

  所以按照电影中人们深思的桥段,是不是现在就该出现一个wardo鸡妈妈式的画外音才应景。

  爱一个人真是艰难,你得为他而成为一个更好的家伙才行,甚至得成为一个会早起晨练的家伙才够格。 

  而Dustin是永远不明白这些已婚后才会有的幸福牢骚。他只是非常的烦人,非常希望能得到老朋友的关注,非常的“Dustin式”的脾气。 

  于是这也不难理解,在他弄清Mark一直不搭理他的邮件,甚至已经屏蔽掉他的这个事实后,竟胆大包天的(事实上,自从wardo和他结婚后,这种嚣张气焰逐日增长)黑了Mark的电脑,还强制性弹出了无数个他推荐点击的网页。

   Mark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多灾多难的笔电,内心接近第一万次涌起了买凶杀人的冲动。他马上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不能让Dustin再继续捣乱了。 

  烦恼的CEO采取了一个最简洁有效的方式,他拨通了Dustin的办公电话然后对他破口大骂了一通: 

“你是只没脑子的蠢驴吗,Dustin?!” 

  横眉立目的Mark对电话那端的损友嚷嚷着,

  “我他妈的过一会儿还有个股东决议的视频会议,没功夫陪你玩骇来骇去的过家家游戏!”

  而电话那头的Dustin居然还敢哈哈大笑。

  “哥们儿,我知道你很重视等下的视频。为了防止有人偷窥秘密你还得放下百叶窗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呢。毕竟wardo不是每次在他去新加坡出差时都答应和你视频做爱。” 

  “以及永远别忘了不管怎么拉窗帘,你还是在一间暴发户品位的全玻璃钢办公室里……” 

  尽管很耻辱,但Mark还是只能愤愤的放下电话,一个人在他宽大奢侈的电脑桌前生着闷气。

  但这仅属于Mark自己的私人生闷气时间也少的可怜,Dustin从不懂穷寇莫追的道理,他走进了那间不欢迎他到来的总裁办公室。

  “走开,”Mark斜了Dustin一眼,“我现在很忙,难道你没工作要做吗?” 

  Dustin把双腿得意洋洋的翘在桌子上,满脸自豪地回答: 

  “鉴于我卓越的工作能力,当然已经完成了交代我的所有活儿了。不像某人。” 

  他给了Mark意味深长的一瞥, 

  “总是在上班时间盘算着和家属卿卿我我,玩些刺激的办公室禁忌的小花招。” 

  Mark才不会脸红,他是个远近闻名的科技暴君好吗。而为了趁早打发走他的老同学,Mark不得不厉声发问: 

  “你到底为什么过来?我的每一秒都很宝贵,没时间参与你的幼稚活动!” 

  Dustin投降般的举起双手,“好吧,头儿。我只想让你看看这个链接里的内容,里面写了些特别好玩的关于你和wardo的生活乐趣。相信我,你看了它绝不会后悔。只是一眼,这值得所有票价。”

  Mark能肯定,他下半生都会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但现在,为了片刻的安宁时光,他随便点开了一个碍眼的链接,开始阅读。 

  

  

                                      1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Mark面无表情地浏览着那个愚蠢的网站上一个愚蠢的姑娘写的有关于他的愚蠢故事,耳边还萦绕着一阵阵即使带着蓝牙耳机也无法遮挡的,来自Dustin的那几乎笑到岔气的尖利笑声。

  这一切都糟透了。

  而更加糟糕的是,Dustin很有可能现在已经把这篇愚蠢的东西群发给他们这个圈子里的所有人。甚至包括Randi,当Randi知道以后绝对会拿给他们的妈妈看,然后Mark就永远没脸再见他任何的亲人了。

  Mark咽了口唾沫。

  这绝对不能发生!

  他才在最近费劲九牛二虎的力气追回wardo,并且他们还很快乐的同居有着特别棒的性生活,Facebook也在蒸蒸日上,让那些唱衰的家伙见鬼去吧。

  他几乎从出生以来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么完美的日子了,而这,决不能被一篇愚蠢的同人小说毁掉。

  即使那名蠢兮兮的小作者在自己的LJ上写了好多篇关于她是如何疯狂的迷恋着Mark的记叙文。坦白说,这样基于Mark本人长相的爱慕让他有点困扰。

  不过,Mark暗自想到,她一定会在某些方面和Eduardo有共同语言。

  都是有着奇怪审美的怪人。

  Mark对这点不置可否,毕竟他在这方面算得上是受益者。而Mark自己就比Eduardo好上不少,他是个只喜欢有着高挑身材小麦色翘臀传统美人的老派类型。

  虽然很抱歉,但Mark还是黑掉了这姑娘与他的朋友们所有关于“Mark”自己的信息,和一部分他们为了抒发爱慕之情所写的文学作品。永远也别忘了五十度灰的来源,它开始也只是闪亮的吸血鬼的黄暴同人文而已。

  而直到这一切都搞定,Mark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

  现在他总不会担心某天会在电影大银幕上看有人扮演Eduardo拿皮鞭抽那个扮演自己的演员,并且两人还大玩变态性游戏的那种电影。

  赞美至高无上的主。如果那情况真的发生,Mark真不怀疑他们两个会被老Saverin以最不体面的方式荣誉谋杀掉。

   天哪,他此刻甚至都无法再次直视他二十几岁的那部以他为原型的传记电影了。

  可是Dustin还没走,仍滞留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像颗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豆,带着一脸了然于胸的恼人神情。

  “噢,Marky,"

  他如一只邪恶的穿靴猫般开口,Mark甚至都能看见他嘴角颤动的胡须,和油光水滑的毛发了,

  “我可怜的才刚追回真爱的工作狂上司,最最刻薄的大学室友,”

  Dustin欢快的咏叹调声音真让人想用球鞋塞住他的嘴,

  “刚刚才不遗余力的毁尸灭迹掉了他狂热女粉丝对自己性生活美好的小小意淫?”

  “我知道你肯定备了份,Dustin。自己动手删了它,别惹我生气。你想下下个月都没休息吗?”

  Mark试图用他最冷漠无情地态度逼Dustin就范。

  “威胁我?”

  Dustin抱起双臂,他一点不怕Mark严厉的态度,

  “我现在正好在Facebook上同时和wardo,和你姐姐Randi分别聊天,要不要我发个小文件给他们瞧一眼,boss?”

  Mark决定这事儿彻底过去后再好好和Dustin算账。

  但现在,只能随他去了。

  “行,”

  这话几乎是从Mark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真的,十分十分讨厌输掉主导权,

  “你可以去参加圣地亚哥的漫展,并且还有之后两个星期的带薪休假,机票和酒店钱公司来出。”

  “还有Chris,我俩会搭伙去。”

  Mark觉得他这次应答的这声“好吧”带着丧权辱国的屈辱,

  “不过你必须确保删掉所有副本,并且不许发给任何人!”

  Dustin仰天大笑。

  这,可真是输惨了。

  在Dustin嚣张地离开办公室后,Mark暗自琢磨着。他掰断了自己最爱的那只蘸水笔。

  接下来的时光里,Mark无心工作。

  虽然他一贯不在意外界目光指点,也并不代表自己乐成其见他在网上被人意淫成为粉红爱情剧里的矫情女主角,特别是另一个散发男性荷尔蒙到爆棚的对手戏搭档是Eduardo时。

  温柔的,喜欢关注天气和北极熊的,有着天真小鹿眼睛的,Eduardo。

  说真的,Eduardo比起他可胜任多了这类多愁善感只会好心办坏事的女主角了,Mark一想到这儿就开始愤愤不平起来。

  想想他那双斑比一样水汪汪的棕色大眼,和总带着撒娇意味的拉美口音吧!

  并且他还特别善于利用自己的这些优势因素,来占据生活中的主动位置!

  并且他还会时不时犯蠢,不,我不是指他签协议那事儿,Mark和他脑内的声音开始了激烈辩护,我是指他竟会愚蠢到拿鸡喂鸡!活生生制造了一个鸡中汉尼拔!

  那也不能怪wardo,他脑海里的声音要客观的多。

  那要怪你在桌子底下用脚趾做的那些不合时宜的事情,十九岁的青少年啊。现在你就早没有这样充沛的精力了……

  喂!

  至少你上次的表现就不佳。

  Mark愤怒的驱逐了他脑海里那个恼人的声音,更加愤怒的敲击键盘。

  房间里传来一阵不停顿的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啊,充满乐趣的程序员日常生活。

  只除了特别不合理的一条规则外:

  这个世界是客观的物质世界,物质世界下的一切都是按照客观规律而进行的。无论你是不是一个创造了超大公司,写了无数代码的天才黑客,不集中注意力的下场就是只能推翻重写。


评论(1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