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奋起的梅

TSN纯ME APH朝耀 虐文爱好者 烘焙新手 人义纯高祁

昨日贪欢 3

高祁剧情开始了,不过鉴于佳人已逝,厅花仍然是只出现在对话里的人物……希望下次更新可以到劲爆剧情的进展,真是没想到这篇文也要过一万字了。不过无论多少字,我发现自己也真的是冷到北极的命啊,请大家多留言和我交流吧

当然不交流也没关系,反正现在鸡血上脑我会一直写


3


      

        与此同时,这也早已转变成她后半生的成长中必要抛弃的负累,高小凤明白,自己终于有勇气去直面它的本来面目,不再去拿什么“一见钟情” “风尘救美”之类的鬼话来自欺欺人。

  他们如同一幕早就该谢幕退场的两名演员,却迟迟不肯停下表演,执着地,疲惫地等待着那个永不会到来的,早已死去的戈多。

  不过日子拖到了现在,高小凤选择摔断自己的腿。

  *

  高育良是个成熟的社会自然人,他能听懂什么是成年人的话外之音。这话这么说来如同废话,但,他真的对高小凤无稽的质问感到由心的厌烦,他对任何对自己品格发出的质疑都有着一样的情绪。

  如今的这一对好夫妻是相看两厌,却为了各自的利益按捺下恶心,慢慢周旋。高育良很多年都没这么浮躁过,狱中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折磨着他的圆滑。

  最可恨的是,高育良实在不能否认自己不知道这位小妻子的言外之意在指控什么。

  不过,这世上有资格指责他高育良的人海了去,高小凤可并不在其中。她没这个资格。

  “你这么讲就没意思了,小凤。我如果不爱你,不重视我们的孩子的话,我根本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和你结婚,再被人抓住把柄,沦落到今天这里。你也知道,很多人,尤其是身处官场上的人们,都宁愿保持一种,”高育良措了下辞,选择了一个艰深的词汇,“一种不会影响原生家庭的开放性关系。”

  他微笑着抬起手,玩笑般向对方示意一下周遭外紧内松的狱中环境,和窗外荷枪实弹紧密巡逻的狱警。似乎在委屈而又不失得体的展示着自己的付出,他不动声色的恳求正如本人般,彬彬有礼,不动声色。

  高小凤没上高育良的当,她眉眼不抬的继续着自己的控诉,把话说的更加直白,力图掀翻这华丽的裘皮:

  “是的,你是为了和我结婚,同惠芬姐离婚,净身出户抛妻弃子。我相信你对我和孩子多少有感情在。可是,也请你设身处地为我想想,和你结婚后我过得是什么日子?”高小凤说到这儿禁不住落下自怜的泪来,她的嘴唇颤抖着,手也颤抖着,在小小的坤包中翻找着纸巾包

  “你有想过我孤身一人呆在香港空荡荡的房子里,每天除了照料两个刚刚落地的孩子外,语言又不通,身边没一个亲人帮扶,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外界的交流,过得是什么日子吗?!佣人,哈!佣人!这些香港的本地师奶,多年落港的菲佣怎么能看得起一个陆官的情妇,一个,一个母凭子贵上位的狐狸精!”

  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激动,这样不顾颜面的朝她曾经唯一的天来大嚷大叫,诉说积压在心里的苦闷。

  高小凤在内心惊异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她过去最看不起的泼妇。不过直到这一刻,她也只是惊异并不懊恼,只有喘过气来的痛快!他高育良,此刻抹去了权力的脂粉,也只不过是一个深陷囹圄的老头子而已,骨子里还带着肩不能提的陈腐死气。

  她继续着自己的控诉,连头颅都高高抬起,再没有那一抹水莲花般的柔眉顺眼:

  “连我每年巴望着见你一面,都只能做贼一样偷偷来大陆几天,每次还要被你的好徒弟祁同伟阴奉阳违,推三阻四的安排来安排去。”

  高小凤一鼓作气激昂着情绪,她的胸脯极速起伏着,

  “我和你提过这事儿,可你怎么答复我?同伟也是为我们好,不该去怪他这个身为警察的职业病!

  话说到现在,育良,可能其中真意早就不言自明。祁同伟这么推三阻四不让我见你,到底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嫉妒我母凭子贵后,竟挤走了吴慧芬的位置,在他最亲的老师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呢?

  咱们的大厅长也就是个男人不能争竞,可他看不上我,对你殷勤前后却不是一天两天了!”

  高育良听到这里,真是勃然而怒!他再也不能保持平静,猛地一拍茶几,震得茶几上玻璃杯跳了两跳,桌面上洒满了仍烫的茶水:

  “你讲话要记得积口德!我们之间的龃龉,扯上同伟干什么!他已经为我,为汉大帮,为你姐姐死在了孤鹰岭,这份忠心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高育良气得咳嗽起来,他稍微平复了下情绪方才继续,

  “况且他还算得上是你姐夫,看在他和高小琴两情相悦的份上,你都不该这么污蔑他的人格!在你眼里,难道任何人之间的交往都要夹杂着性欲,爱欲,就没有干净纯洁的交情?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和他都不是同性恋,也没有你眼中那种变态扭曲的师生关系。你在背后如此说一位逝者,午夜梦回难道都不害怕故人来入梦吗?!”

  高小凤愣愣望着高育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她拼命向上眨着眼皮不掉落出更多的泪滴,手上的纸巾却已湿透了。她的话里透满了心灰意冷:

  “我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又有什么可怕的地方!我还盼着他祁大厅长来找我,他就这么为了自己的老师,为了自己的尊严一死了之,把孩子和我姐姐全都孤零零抛在人世!

  我倒要反问你,你说祁厅长为我姐姐而死,说出这话来,难道不亏心吗?!他要是是真为姐姐好,当初就该攀咬出你,和你一样落个减刑。为我姐死,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全汉东谁不知道他祁同伟对高育良抱着什么心,连我这个远在香港的汉东人都略有耳闻,你这个当事人却被蒙在鼓里?!呵呵,”



tbc

评论(16)

热度(25)